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似乎從來也沒有如此真切地體會過這句早已不陌生的話語的含義
往日先生教導所説,待得年歲漸,人事接觸日頻,就愈發會在不經意間領悟到某段詩,或者某句詞,那無法用簡單文字去敍述的道理
是了...
並非只因閲讀了怎樣的一篇文字,再洋灑再動人再曲折的情節故事,若心無所感,如何能共鳴得起來?

突然很有些不知所措的無力
也不知道這幾日執著地尋找等閑的文字是基於何種心態
或許一開始的「笑嫣然」並沒有讓我抱什麼期望,卻反而為「東帝江山」的沉淪埋下更深更直接更毫無怨言的伏筆

細細算來,這兩日算看了不少,以本人的惰性而言實屬不易...
「風約楚云留」
神州沉陸番外「東帝江山」
笑嫣然番外「夜雨鈴」「踏沙行」

還有一篇出自清靜手筆的「橋下春波」

「神州沉陸」
「笑嫣然」


以上原創兩部,作者是等閑
....並非課本[咳咳]

當然起初並非有意細看,只不過想參考一下某地製作的録入EBOOK,畢竟古風的我還沒接過,弄得太現代感就不大好了,怎知看著看著竟不知不覺中把整本看完|||
還順道去翻了同作者的另一名篇來繼續....
好吧,我承認這跟我的極度三分鐘狂熱症候群也不無干系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