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似乎從來也沒有如此真切地體會過這句早已不陌生的話語的含義
往日先生教導所説,待得年歲漸,人事接觸日頻,就愈發會在不經意間領悟到某段詩,或者某句詞,那無法用簡單文字去敍述的道理
是了...
並非只因閲讀了怎樣的一篇文字,再洋灑再動人再曲折的情節故事,若心無所感,如何能共鳴得起來?

突然很有些不知所措的無力
也不知道這幾日執著地尋找等閑的文字是基於何種心態
或許一開始的「笑嫣然」並沒有讓我抱什麼期望,卻反而為「東帝江山」的沉淪埋下更深更直接更毫無怨言的伏筆

細細算來,這兩日算看了不少,以本人的惰性而言實屬不易...
「風約楚云留」
神州沉陸番外「東帝江山」
笑嫣然番外「夜雨鈴」「踏沙行」

還有一篇出自清靜手筆的「橋下春波」

首先説説「風約楚云留」
題目的“少年不識愁滋味”,正是引自内裏風唯卿痛失荊楚云一段,憑藉一身過人武藝及少年獨有的天真心性在江湖上闖蕩,甫入世便對恩將仇報的同齡男子放下真心,到底是作者太仁慈,使得這怎麼看也不會有善終的感情開花結果,並且過程算不上崎嶇波折。然,這樣的故事儘限少年范畴...或者説,因爲是少年,本人欣然接受了

接著,神州沉陸番外「東帝江山」
之前還那樣肯定地將等閑套上親媽派標簽,結果一篇「東帝」便讓我幾乎將先前的結論統統推翻;倒不是説掲開後媽真面目云云,著實那樣虐著的並非只有受君而教人心生不忍(雖則互攻的文談攻受也是白搭)
記得「神州」一文開篇便是葉薦清在泰山別舘從齊瑞身邊逃離,前因也只有在后文中通過兩人的心思對話慢慢透露;而「東帝」則不僅承上文續寫兩人日後的宮中生活,更利用插敘手法以齊瑞的角度將過往作歴史畫卷層層鋪開
沒有了等慣用的懸疑,我卻似乎是更愛這類手法的,只作者可能要辛苦些,既需考慮如何銜接自然,也得照顧預先設想好的發展
由於此篇目前尚未完結,内容上可以評價的不多...非要説的話.....如果「神州沉陸」是個英雄美人的童話,那麼「東帝江山」絶對有資格稱作童話背後的現實。只是,雖然理智上也承認按那兩人的性格這篇怎麼著也得是悲劇,可一路看下來,心中仍然帶了些隱隱的不安期望他們倆幸福到底
人,始終是矛與盾的綜合体,即便對待小説裏面的人物也不例外
厄...至於從我喜愛這文的程度來看,我果真是妖精打架+精神自虐派阿|||||

笑嫣然番外「夜雨鈴」講的大約是蘇常青與嫣然公子逍遙兒那段過往,正文也提到兩人日後對立背叛傷害彼此的事,所以不必懷疑此文定沒善終...就不知後來云棧橋會否插一腳令這段孽縁變成無血縁近親+3P收場@@
另外「踏沙行」由於篇幅太短還未看出什麼端倪
所以兩文都靜待作者更新吧,畢竟,作者最大|||

哦,最後要提一提那「橋下春波」
這是我看的第一篇清靜的文,可能是跟「天下第一」有點牽扯的故事吧,其中提到不少無名教的部分
故事内容就不多説了,結局比較含糊,其實個人覺得沒有了後來返命招魂的一段興許還會好些,就這樣讓二人相殉,日後毎毎觸及滿目意一橋一水,總是心頭隱隱生疼,再憶當初影形相隨,則又稍稍復靜,平添欣...

傷心橋下春波,曾是驚鴻照影來。


留言☆用件


給管理員遞小紙條
逆襲此文☆TRACKBACK地址(請複製好后放入您的記事的相應空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