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On the edge of Falsehood ]

CP:丸井×幸村、榊×幸村
備註:邊緣系列 *修改版*

// 第一次嘗試很喜歡的立海戀母CP(笑)。結果非常令自己滿意,呀,説是滿意,可能也只有關於丸井的單方面描述部分而已。再、通過這次的嘗試可以很深刻地體會到自己完全不適合寫H戲....果然中途有停下來還是對的!問題在於....這個故事據説最後有3P結局||||(自滅Orz)


### 上 ###


恕需不需要理由?
幸村望了很久丸井淚溼入眠的臉,那個表情現在看來仍然非常驚疑不定,在夢裏也很不安穩的樣子。
幸村低下頭,輕輕印了個淺吻,說,“沒關係,安心睡吧。”
丸井也就真的不再顫動了。

說起來,幸村會成爲丸井的監護人,實在是很意外的一件事情。
甚至交遞入學申請書時,校方還曾懷疑過丸井是不是隨便找個什麽人來冒充自己的監護算了。
丸井仿佛霎那被雷擊,差點跳起來去扯老師的領口。
幸村按住他,搖搖頭。
回身,他又很柔和地跟那個老師說,“我已經成年了,能夠負起看護他的責任。”
老師不好說什麽,請來了校長。
校長也不好說什麽,因爲校長認識他,他是校長的學長的兒子,這個幸村精市。
幸村對著早已認識的中年人點點頭,問聲好,順便客套幾句,知道接下來身邊孩子的學校生活將不會再有麻煩。

轉學頭一天——
耳提命面地囑告丸井一定要好好上學不要跟別人打架鬧事,但見丸井點個頭,準備出門口時,又回過身來。
剛穿上的鞋子來不及脫,丸井站在玄関沒有鋪木地板的水泥地上,比幸村還矮了半截頭,仰起小小弧度,貓一樣頑劣的臉上嚷嚷著不滿足,有要求。
幸村很了解如果不滿足他,他是不會乖乖去上學的,因此沒有多想,低下頭湊近去,堪堪烙了個痕跡。
丸井卻抓緊他的捲曲的髮,手指完全沒入頂級的絲綢堆裏,將他半個身子都拉了過去。
唇與唇直接交合,開始只是單純的輾轉吸含,漸漸過得久,太單純的淺嚐已經不足以屏熄丸井喉頭那緊窒的燥熱感。他膽子大了起來,舌頭伸到兩人碰觸的邊緣間,撬開幸村的唇瓣,在長驅直進前還用靈活的舌細細描了幸村皓白的貝齒一整列。
有滋有味,可圈可點。
翻攪著需索更多,丸井聽見幸村呻吟出來,手也在胸前無力地推拒了好一陣。
用自己不甚粗還稍嫌稚嫩的手,包裹住幸村比自己還大的掌,丸井越發放肆,整個身體逼上前,將幸村壓在了身下。
擡臉正對,眼前迷蒙放縱的眼神,渙散出丸井沒有看過的嫵媚,他更激動,想一手扯去二人間多餘的障礙,但衣服顯然不甘心離開,弄了很久,久到丸井殘存的理智也差不多被磨光時,終于撕開束縛裸裎相對。
直接燙熨著肌膚匍匐在幸村兩腿間,一種極致的春光毫無保留洩漏在丸井面前。
肌肉條理分明的胸膛、下腹、大腿,缺少日光添加色素,形成均勻不一致但別有風情的搭配;海綿体半軟不軟,顯然正在充血過程中,被丸井緊緊盯著瞧的關係,又迅速膨脹了幾分。幸村漲紅臉,眼神更動人,簡直秀色可餐。
丸井一瞬間腦袋變得非常混亂,心情急躁,他不自覺按壓幸村手腳,暴雨般落下的吻塗抹在幸村胸口附近,腹身灼熱敏感的部位跟對方的胡亂搓弄摩擦。
真是不得要領。
兩個人卻都停不下來。

直到不識相的鈴聲突兀響起,回蕩在飄滿危險因子的和風玄関。
SHIT! 丸井在心裏咒駡打電話的人,幸村推開他,匆匆從旁扯了件襯衣套上,拿起無綫電話。
“早安,這裡是幸村府。”
丸井看幸村激情未退盡的神色有閃過那麽一絲不自然,於是很好奇打電話來的人究竟是誰,他一邊重新套上新學校的制服,一邊靜靜竪起耳朵偷聽。
“不用麻煩了,我這不是在客氣。您放心,既然答應了就沒有食言的道理……是的,按原定時間,沒有問題。”
他約了人?
丸井穿好衣服,故意不出門正等著幸村說些時間地點電話什麽的資料,卻突然沒有了下文,耳朵竪再高也聼不見幸村説任何話。
他悄悄回頭,赫然對上此刻應該正在講電話當中的人端正溫婉的盈盈笑臉。
“你不是要上學?再不走可就遲到囉。”
“厄……對~對~我正要出門啦,哈哈~~~”
尷尬笑笑,丸井幾乎是奪門而出。
他走的時候,仍不忘回頭,對幸村遠遠地喊道:“今天晚上記得等我回來一起吃晚飯~~~”
幸村向他揮揮手,表示了解,然後等那道身影完全消失在街道盡頭時,方挪開蓋實話筒的掌心,說:“下次可否避免這種時候跟我聯絡呢?”
電話另一頭傳來異常低沉的聲綫回應,“不要忘了你是在用什麽身份跟我説話啊,幸。”

很久沒有嘗試過乖乖上學的滋味了,丸井一邊走一邊回憶上一次沒有遲到的上學記錄究竟是在什麽時候。
結果當然是想不起來。
然後他很不小心地,順帶製造了另外一個結果——沒注意對面有車子迎面駛來……
!!!!!
沒有多想,丸井下意識雙手護胸,雙眼緊閉,維持著一個準備被撞死的姿勢。
……
……
……
等了很久,預期中的疼痛卻不曾來臨,丸井把眼睛眯開一條縫,偷偷看腳下,看到身體也還是穩穩地立在原來的地方,沒有飄或者浮起來。
呼……嚇死了……原來沒撞到啊……
他拍拍胸口,感覺心有餘悸這詞從來沒像此刻那麽真實過。
“喂,你、沒事吧?”
旁邊一把厚重的男聲將丸井劫後重生的思緒拉回現場,他這才看到差點撞死他的車子的車窗被搖了下來,裏面露出個男人的頭顱。
金色頭髮,架副紅色墨鏡,隱隱約約還可以窺視到裏面穿著齊整的淺灰西服和西服裏面絳紫的襯衣與絲質粉紅圍巾……
爆!
難不成是個HOST?!
可是……仔細看看,哪有那麽老的HOST能在這區混下去的啊?
超詭異的人……
“搞什麽飛機~~~你連車都不會開嗎!!”惡人先告狀是丸井生存基本準則手冊上的第一條,而且屢試不爽。
男人愣了下,隨即摘下臉上的墨鏡,露出的神色非常嚴肅認真。
“或許,不過好運可不會在同一個人身上維持太久,小兄弟,我勸你下次還是不要站得那麽突出,否則……即使沒被‘不會開車的人’撞到,也會被人當作變態或者被抓去做服務性行業的。”
哈!?
丸井毫不掩飾自己疑惑不解的目光,外加厭惡嫌棄等等等等的情緒,統統投射到男人的眼睛裏去。
男人也不委婉,直接伸手指著問題癥結所在。
順著男人手指的方向,丸井低頭,終于看見了色代表傳統的公立學校制服底下,頑皮地探出個頭的白色小可愛……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附近方圓十里,保證無人會錯過這聲撕心裂肺的叫。
男人撐住下巴,饒有趣味地看著丸井。
這個孩子尖叫的樣子很有趣,他尖叫的聲音也很動聽,至少,榊太郎是如此真心地認爲,並捨不得離開。
不過,夠了,時間快要來不及了,他的另一道甜點還在等著他呢。
這個孩子……是意外的糖果罷。榊不着意咧了個笑,駕車緩緩離開。


(つづく)
留言☆用件


給管理員遞小紙條
逆襲此文☆TRACKBACK地址(請複製好后放入您的記事的相應空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