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On the edge of Childhood ]

CP:佐伯×不二
備註:邊緣系列

// 靈感的來源是稻田,至於爲什麼呢(笑),身為作者的本人也不清楚。總之一直想嘗試的幼馴CP終于無事實現,淡淡的偏向負面的情緒是這系列自己一直想要努力的目標。而少年時期的話,果然還是青澀脆弱的約定最鮮明吧~

雜亂的腳步。
細碎的腳步。
稻田的稻子,長得好高好高,於是我總是看不見,前面那個拼命奔跑的你的身影,究竟跑到哪裏去。
越是看不見,心裏就越慌。
心裏越慌,腳步就跑得越急。
要追上去!
要追上去!
我在心裏這樣對自己喊,然後看見你停下。

你停下來,說,這樣跑真的很舒服,虎君,對嗎?

對……吧?
我不確定,自己氣喘吁吁時,究竟是舒服的心情佔上風呢,還是害怕的情緒比較濃重。
氣息紊亂,連心都亂了。

你走過來,稚嫩的手上鋪了一張綉著名字的布。
F U J I
歪歪扭扭四個英文字母仿佛在恥笑我,我低下頭。

你還留著?

當然~~~是虎君給我的禮物不是嗎~~~

是的。如果那天不是打翻了裝著金魚的玻璃魚缸。如果那天學校不是調課要改上家政縫紉。
那麽,四年一次的機會,就會平白無故與我失之交臂了。
我還記得,記得你安慰我說正好缺了手帕時的模樣。

[所以,虎君,你能夠送一條給我嗎?]

我用力點頭的樣子是不是很傻?
但其實,我很害怕。
害怕會失去那個機會。
害怕會失去你。
就連那時,我握著要送給你的那條我縫的布,手仍然在抖個不休。

擦擦吧,好多汗。

你又走得更近一點,墊高腳尖,手攥住手帕,仔仔細細,來來回回,將我額頭上濕熱的地方一一擦拭乾淨。

這麽近的距離,甚至可以聽到彼此因爲跑步而加速的心跳聲。
不是撲通——撲通——撲通——
而是撲通—撲通—撲通—撲通—撲通—撲通—
很連貫,交織在一塊,有點迷糊。

我並不十分確定,所以小心翼翼。
臉湊過去,你放大的臉還是很精致,像個娃娃一樣,我怕,我怕自己一不小心驚嚇到你,或者我怕我太粗魯把你弄壞了。
你沒有動,仍然認真仔細地幫我擦拭。
我歪頭,試探性地,將唇瓣踫在了一起……
僵硬,不敢動,心跳得快要蹦出來了~~~
熱熱的,有些溼。
但是卻非常柔軟。
像是……像是……沒錯,就像是由美子姐姐最喜歡的棉花糖……
很舒服。
很軟。
很暖和。

我記憶中有很多這些片斷,那是很小的時候,我跟你一起翻墻,一起偷跑出去買東西吃。
明明個子比你高的我,卻跑得比你還慢。
你跑在前面,像股風,一下子就離了好遠好遠。
如果我伸手……
我怎麽敢伸手,步子一旦亂了,就再也追趕不上了。
所以你知道嗎?
當你停下來,用如此溫煦的目光注視我時,我才知道,一直最害怕的是什麽——

呐,周助,你被我吻了,所以我要負起責任。

什麽責任?

不離開你,一直保護你。所以……所以……

所以?

所以你也不可以離開我哦~~~

你笑了,總是笑的你,竟然笑得如此燦爛。
那個奔跑在稻田裏的夏天,那個夏天裏被我吻了的你,那個被我吻了之後答應要一直在一起的人,

如今……你還好嗎?
留言☆用件


給管理員遞小紙條
逆襲此文☆TRACKBACK地址(請複製好后放入您的記事的相應空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