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隱隱覺得仿佛已經是第三次寫有關於「長風萬里」的評論。
這次倒并非全因看文而起,相反,乃是拜讀了當年未曾見面的端唐兩派掐帖,才一下子將長久壓在心頭沒有變成文字的想法通通倒騰出來。
原帖:能原谅端王,为何不原谅唐悦?
啊,在開始之前要先聲明——本人非唐派,也非端派。
雖然從故事開篇就已經能感覺得到結局的走向而最終亦證明我直感無錯,但嚴格説起來,我是藍珊派(汗),個人喜好....個人喜好....
那麼後面就跟著思路隨意寫寫,也算解了自己多年疑惑:

一、從強暴開始
我相信這是許多人不待見此文的一大要點。從強暴開始的愛情。
但我也同樣相信,這些人,不敢說百分之一百,至少百分之九十吧,他們都沒有注意到這數場真正的強暴,并非以愛為名。
於是會有人說,這很重要嗎?
是的,我會告知閣下,這非常非常的重要;相反沒有了這點前提的話,故事就真成雷了。
葉長風和端王他們一開始的立場是什麽——敵人。政敵。朝廷上的政敵。
端王爲什麽要選擇這種手段——打擊。比死亡更能讓葉長風感受到屈辱且有效的打擊——當然,這是端王的想法,事實效用有沒有這么強,我倒覺得是沒有。
作者前文有提及,在二人初相見時,其實長風對於端王是存有好感的,因他學識風度姿態無一不顯示出他作為君主帝王的資質過人,然天下目前終究不是端王的天下,有著這等資質于端王其人是幸事,于天下人卻未必。尚且宋朝當時內憂外患不斷,在這種情況下輕易易主,受害者必屬黎民。
所以不能漠視端王坐大,但也不能隨意抹殺,否則朝廷的平衡無法維持。
於是,這其實是數場被默認的強暴,兩個人在心理上角力的較量,無關感情,更和大多數唐派所提及的「原諒」無關。
某位大人在內裡所說的一句話非常正確。“对于敌人来说,背叛和原谅其实是很搞笑的概念,他们之间除了性以外没有任何感情联系。如果不是按照某些耽美作品中小受被強暴了后一定爱上小攻来安排剧情的话,长风根本不会有觉得需要‘原谅’端王的心理。”
可見這一開始就不存在什麽從強暴開始的愛情。若說從強暴開始的興趣,我可以理解——端王單方面開始了對長風的興趣——這確實是從身體接觸之後才開始的,但原諒不原諒什麽的,乃至端王認識到自己喜歡上長風以後,這才是個真正成立的說法。因為他覺得自己傷害過葉長風,對不住這個人;而從葉長風的角度來說,還是不存在需要「原諒」的概念。

二、因自私結束
唐派最重要,且基本是必提的一個觀點——我對你葉長風無微不至仁義至盡鞠躬盡瘁,為何負我?
然後端派對此回應的基本都是那場戲——你自私,你造反,你劫糧。
嗯,突破口對了,劫糧。
唐爲什麽要劫糧——讓朝廷讓鷹軍在攘外戰上敗下陣來,然後內況空虛易於侵入;而更重要的,為葉長風斷了他的仕途對太宗無法交代,斷了他的後路讓他愧對朝廷,逼迫他到自己身邊來。
甚至於煽動貧苦潦倒的老百姓去造反搶糧也在所不計。
唐派在反駁對方時也愛把以上這些條理分明地列出來,既然都能列出來了,為何還會選擇性無視呢?關於唐究竟在用著什麽來傷害葉長風這件事。
我們先說說葉長風這個主角吧。
他讀的是儒書,學的是修身治國平天下,在他的心裡,只有當朝皇,只有皇的江山腳下那無數黎民百姓,他沒有想過誰在位會更適合做個賢君,也沒有想過趙光義適不適合當一個賢君,即使碰到端王如斯帝王資質十足的人物亦不過惴惴其奪位之于當世的危害,更遑論要他去考慮轉投端王門下。
所以葉長風心裡想著的念著的為著的,也不過這大宋江山的子民。
民為先,自身的自尊和榮辱倒顯得不大重要了,尚且情愛。
而你唐,卻恰恰是用長風心頭肉的黎民百姓來當做武器,去傷害一個朝廷命官,百姓的父母官——以愛為名。
讓你搶,鷹軍后力不足,外族進犯,民受害;
不讓你搶,面前的困民也要受害。
無論如何決定都改變不了最後因為唐一個人的自私,令葉長風尊為立人根本的信念受創這個事實。
而這創傷愈是因長風自己而起的,便愈重。
誰能說他不清楚唐此舉為的什麽呢....別忘了,他們是知己,他們是愛人,他們互相了解,因此長風才更痛。
端王對他的強暴在身,基於敵人立場;而唐對他的傷害卻是在心,基於愛人立場。
個中孰重孰輕,不用我點明了吧....

三、家國與私情
大多唐派都不理智,或者說處於當時seeter剛表示完結局走向的時候不理智——這是我看完整個掐架帖的最大感受——而好多端派也屬於喜看落水狗的幸災樂禍型,不提也罷。
因為喜歡一個角色,而最終站錯邊為他被炮灰的結局很受傷,我是可以理解的,這種無處發泄的情緒。然則比較令人費解的是,為毛有的人覺得因愛為名唐就做什麽都能被諒解呢?
甚至還要和端王作一個對比。
痛打一邊不代表著另一邊就正確....
雖則古往今來CP架都是踩敵人來抬本命,司空見慣,卻仍覺無法理喻。
一個個說著愛長風所以劫糧所以唐何錯有之的女子們,情愛至上乃女性思維方式,葉長風就算再矯情再彆扭再萬人迷都是個男性生物= =|||||,而後爲家爲國的大前提瞥都不瞥一眼便開掐,我只能說衝動是敵人不考慮不分析的是笨蛋|||||
順,政治立場上端王與長風一直都處於外戰未解決內戰靠邊站這樣。
他們之間矛盾甚多,只是未來得及爆發,或者說小爆了一部分后端王就開始覺悟到自己需要葉長風這個人,進而在真內戰爆發前順水推舟使個小手段,讓其作了逼迫葉長風留在自己身邊的工具。當時他說我要不要坐這個皇位,由長風你來決定——於是好吧我對端王這個行為可說是完全無法信任——基於seeter大對端王性子的刻畫,要什麽便一定得使手段得到,他不能沒有葉長風,但是眼前垂手可得的江山也是拼了這么多年的基礎才好不容易碰觸得到,個人當時陰暗地猜想此人必留有后招,譬如先收了長風再使計除掉太子巧奪皇位啥的....後來大家都知道了,長風毒發端王選擇乾脆丟掉江山,於是到底有沒有后招這件事也成了seeter大自己才知道的一個謎= = 嗯,我有在怨念沒錯!
總之,唐輸,輸在他的真性情,為愛而動;
趙寧非贏,贏在他的耍計謀,滴水不漏。

四、蛇足談
還記得有人說,看一二部時心情洶涌澎湃,欣賞長風的性格,但轉入第三部就扭曲了,仿佛有人人為操縱,連長風都開始變得涼薄之類.....對於該說法,本人頗有微詞。
葉長風的涼薄實在不是到後來才改變的。
他對所有人都保持必要以上的距離,彬彬有禮或者淡然待之,不遠不近。若說誰沒有,我覺得可能只有三兒一個。
他說過,只有三兒是沒有目的地跟在他身邊。所以不需要保持距離去提防。
而唐,是個意外。
唐從涼薄中挖掘了葉長風的熱情,讓這個一心為天下的百姓父母官真正體味到喜歡一個人,愛上一個人的感覺,也之所以,後來的傷害才會顯得那么深刻而不可原諒。愛之深則傷之重。
一直以為死別不是最悲慘的事,錯過才是。唐葉這一對,是真真正正地錯過了。
然後隨之而來可能會有的疑問,長風對端王呢?
這部分就屬於大家自己猜想吧.....因為我覺得作者刻畫得實在不夠,葉長風後來是一直以待死的心態來過活,把唐逼走的行為也許摻有不想讓他看著自己死的心思在裡面,畢竟唐爲了看他實實在在吃下解藥才假扮了太子隨從不是么,而面對端王,他沒有那么多顧忌,因為喜歡不夠深,深不及愛。後來即便一起過活了,很可能心情上也沒有和唐在一起時那么熱情迸發。
有人說長風一直在接受,沒有付出。
其實逼走唐,誰能說這不是葉長風式的付出呢。
留言☆用件


給管理員遞小紙條
逆襲此文☆TRACKBACK地址(請複製好后放入您的記事的相應空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