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CP:仁王柳生-慈
備註:04年芥川慈郎生日賀

// 這個奇怪的家庭構造是怎麼出來的請不要問我....厄,反正,原意是要寫氷帝allJ然後失敗了就是了....途中最大的障礙在於,鳳宍這PAIR怎如此堅不可摧阿!OTL

[ 初 夏 ]


春天脚步还停留,夏天拥挤着要出现的时候,慈郎的生日便不知不觉来了。

他其实还挺喜欢这种天气。

勿论食物的丰盛程度,光是日照暖意融融,窗外鸟语花香,睡意便上窜下钻地在身体内缭绕好不舒服。

迹部说,难怪你那么爱睡。

于是一本书又盖上了他的面颊,将眼前傲慢的世界与沉眠区分开。

是啊……这是天生的,没有办法呐。真麻烦,没有能够让人提起兴致的事物,于是只好睡觉了。

朦朦胧胧中。

日照的温度残留在谁的手指头上。手指抚摸着慈郎的头发,很舒服。跟隔了距离遥远的太阳不一样,是别样的温柔细致。

脚步声从教室门另一边传来,清晰地感觉得到门被拉开,将静谧的空间完全割裂。

小孩子的嗓音,岳人在大声呼喊,侑士,怎么还不走!

嘘……

孩子对于暗示性的动作可说非常敏感,是成长过程中一种不可磨灭的证据吧?每个人的成长都不一样。岳人更多的,是属于天真那一部分。

这家伙睡得可真熟~

冰凉的指甲在慈郎皮肤上轻轻划过,中间绽开了小小的火花,又立刻消融在夕阳无限的辉光里。

……嗯……

不是不痛。小孩子的力道永远不知轻重。

但是被一双镜片后的温柔俯视,却又不尽想挪开身去。

慵懒得不知如何是好。

喂,我说~该走了吧?等这家伙醒了就会自动回家的。

然后声音回归于无。

慈郎还是剩下自己一个。

揉揉惺忪的眼,太阳下去了,星子慢慢布上天空。学校外路灯的灯火闪闪烁烁着发白,看起来一点儿也不舒服,但是要走的回家的路,长得无法依靠星光,所以慈郎只好缓慢地,朝着那些冰冷的路灯走。

初夏夜,风还很凉。

经过球场,听见有人说话。还有人在吵架。

啊,今天翘掉部活了呢……

慈郎搔搔头,认为即使那是日吉因不满前辈的懒惰而老是使用暴力收拾球场,也无需这个时候现身去劝说网球场也是应该得到爱护的场地。日吉的不满由来已久,再说懒惰的前辈形象既然已经定格,慈郎也就不必再去费无谓的力气辩解了。

下克上啊……

关于这个慈郎倒没什么意见,反正再克他还是睡他的觉打他的球,尽管克吧……天不会塌的……

这么想着,却听到不一样的声音。

宍户前辈~~~够了,不要再练下去了,今天就到这里好不好?

还不行呢!长太郎,再来!

原来是凤跟宍户啊。

真有精神~慈郎不禁想起小时候自己缠住masaPAPA硬要学网球的模样,怀里抱住跟自己差不多大的拿起来颇有重量的球拍,走路一歪一斜,最后跌倒在地,还是hiroMAMMI给抱起来好好呵护一番才不致哭鼻子。啊,错了错了,慈郎很坚强的,从来就不哭!

将背后的包包拽了拽,大大伸上个懒腰。啊啊……好晚了呢,要回家啦。

よし~出发!

……。

在兜了好几个圈,终于确定没有家里的汽车接送是无法顺利到达目的地的慈郎,无奈将书包内不知被扔到哪个角落的手提电话拿出来。

喂?hiroMAMMI吗?可不可以来接我?

不可以。

啊?为什么……

你抬头看看。

嗯?

好奇地抬头——咦?这不是hiroMAMMI卧房的窗口么?啊……hiroMAMMI拿着电话,表情似乎是,在笑的……

祝你生日快乐,慈郎。

masaPAPA也从后面走出来,环住了MAMMI的肩膀。

孩子,我们在这里看你转来转去已经看了很久了,怎么,不进来吃羊肉大餐?

要的要的~~~!!!

楼上两个人在笑,慈郎不自觉也笑开,哦哦哦,生日还是不错的。

我要每天生日啊~


[ E N D ]
留言☆用件
阿...超微妙的感覺....|||
果然可愛的稱呼是有年齡限制的
5歲以上有點令人難以接受阿...
再,請去我家看,看完留言
再再,我去敗了唯月一的合集,要死了...請期待5月,老爹說會送DC給我
坏人 | URL | 2006/03/06/Mon 04:47 [EDIT]
自己挖出來重新看的時候也是有些小微妙的意思...嘛嘛...跟SA-J相比確實有點那個||||||
又,我去意思意思地留了言
又又,本地書店是沒有非商業誌的同人本販售的T_T 親愛的你這是在打擊我!如果5月沒有拿到DC,請小心不明人士詛咒
犬 | URL | 2006/03/07/Tue 20:09 [EDIT]


給管理員遞小紙條
逆襲此文☆TRACKBACK地址(請複製好后放入您的記事的相應空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