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CP:千跡-慈
備註:04年跡部景吾さま的生日賀?

// 由於印象已不怎深刻,所以有了備註中帶問號的不確定描述,雖然,這個從時間上來講比較像是Ato的生日賀文,嘛嘛....另外,非常値得自滿的一點是本片純屬囘文,連後續都模仿到相同格式了,還是即打的>////< 友人E稱讚我吧~~

小孩子很麻煩....

當初千石清純是不相信這句話的。
等到Jiro現在已經五個月大小,學會趴在大兔媽媽身上練習穿越障礙物時,他才不得不承認,是啊,親愛的麻煩還要持續未來很久很久的一段時間...

轉頭看某位似乎已經進入半睡眠狀態,撐著頭部的手仍舊優美地緊貼面頰,另一只手蓋在書面上卻是遮去了泰半文字。
千石不禁有些躡手躡腳。
動作很輕地將小傢伙扔囘樓上專屬嬰兒床内,順手拿過被子,以同樣的悄無聲息折返。
可惜出發點是好的,過程則不盡如人意了些。
一向沒什麼樓梯運的千石,顯然沒能好好駕馭手中被子,被子一角掃到花瓶,花瓶是屋主堅持要放在樓梯轉角的擺設,哐啷一聲,屋主驚醒。

糟糕!

Jiro又怎麼了……
屋主揉揉眼,沙啞的聲調證明剛才那一陣淺眠其實遠遠不足夠彌補5個月以來毎天毎隔3小時就要被小傢伙吵醒一次的休息。

嗚哇----

然後是樓上小傢伙立即響應MAMA的號召。
或者是kiyoPAPA忘記將親愛的大兔媽媽也扔上樓去陪睡?
總之,千石站在樓梯中間抓了抓橙色的頭髮,看看LIVING ROOM中間的屋主,望望二樓的沒関緊的房門,居然一瞬間無法決定要立刻飛奔到哪邊去。

屋主放下手中的書,慢慢走來,眼光由上到下,最後放在肇事者腳邊的花瓶殘骸上。
旁邊擺著一張看習慣了的笑嘻嘻的臉。
沒事沒事……
恐怕欠打這種品質在kiyoPAPA帶養小孩子的過程中是必須注意要迴避的一點。
小孩的未來教育在一瞬間被決定了將由誰來執行。
反正屋主最大。

那麼,你,今天晩上請小心不要着涼了。
MAMA露出很不居家的一個笑容,PAPA眼看手上多出一條被子一個枕頭。
門毫不猶豫關上。
Kei-chan...
橙色腦袋可憐兮兮地叫喚著。
門又應聲而開。
這個也拿來,謝謝,晩安。
大兔媽媽被迅速從PAPA的懷中拿走。
門重新合上。
於是PAPA手裏少了大兔媽媽,剩下一張足夠溫暖的被子跟平常已經很習慣的枕頭。

請相信芝麻開門的故事已經延續不到這個時代。

千石只好乖乖找旁邊的客房。

過了不足三小時,睡下的小傢伙開始不安分。
聽到燈被打開的聲音,聽到跡部君很生硬的語調,聽到小傢伙因爲見不到PAPA溫暖的笑臉而越喊越放聲...
好吧,這只是作爲PAPA的一點小小私心。
折騰了大約很久?
隔壁終于安靜下來。
千石翻個身,勉強又睡去。

差不多到下一個三小時前,猛地睜開眼,發覺隔壁還沒有任何動靜,想必是小傢伙抱著大兔媽媽口水正流個不亦樂乎吧。
已經睡不下去。
於是借著壁燈微弱的光,某人輕手輕腳鑽到房門前,轉動手把。
謝天謝地……沒鎖。
閃身進門,走過去湊在看來睡得不是那麼安穩的屋主額頭上印下痕跡。

少不衛生了...
睡吧睡吧,親愛的,離天亮還有一段時間呢

誰説這個時代還流行著SLEEPING BEAUTY?

這一家美麗的屋主正在某人懷中沉沉睡去。


by 犬


後記:
心血來潮的三月連發參與活動?
[笑]其實只是純粹囘文吧....完全沿用壞人傢的親子設定,5月大的jiro-chan
小孩子仍舊是可愛的,雖然麻煩= =||||
那麼,等待壞人還有大兔媽媽傢的小孩們再次出現啦[笑]



同樣無意義的後續:

嗚哇----

果然,小孩子某個程度來説還是麻煩的。
將小傢伙連同小傢伙死也不肯放手的大兔媽媽一齊搬過來,keigoMAMMI説,小孩子要聽話,離天亮還有一段時間呢。
這個不是我説的嗎?
......
請回去隔壁睡吧。

有些人不値得同情。
多睡覺少説話永遠是對的。
留言☆用件


給管理員遞小紙條
逆襲此文☆TRACKBACK地址(請複製好后放入您的記事的相應空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