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CP:未定,自己猜,隨時可能換
備註:五十音順 漢字一字のお題 其ノ31 ま

// 雛形都還沒有出來的中途半端品,姑且算是逼迫一下自己把這個腦内補完
但最麻煩的在於,下筆和想象,距離太那什麼遙遠了……我墨水嚴重缺乏呀![滾動爬]
另外内容使用簡體書寫,偶然用這種試試看會不會沒那麼費眼,好吧,我就是難得親切
伴隨BGM有,分段,副題標註

 
{ cowardly little dogs we are }

穿过一片热浪翻天死寂的沙漠。
那仍然并非绿洲。
没有水。
到处城墙半褪,断壁残瓦,看上去也就是个勉强可以遮遮日晒爪牙的泥土堆。
“你在这里干什么呢。”
纯真一如沙漠中央海市蜃楼内那旅人梦寐以求的国度的指路照明灯,那样的眼睛,在你头上眨巴着。
随后出现了色披风,一掀,一带。
“过来。”
照明灯便湮灭了。
沙子吞噬掉所有的声音。
你拼尽浑身力气向声源处伸出一只手,差半步距离,颓然倒下。
沙幕翻滚,等你最后的手指也亲吻至大地之前,衣人回头,用玩味十足的语气唇边吐字:
“好好享受地狱吧。”


{ carnaval in blue }

“好好享受地狱吧。”
猛地睁开眼,你发觉自己好生躺稳了身下那张暖热散不尽的凉席。
虽然薄毯被遗弃在地上。
于是保持身无寸缕的模样,你大步跨下床,将东西捡好往身后一抛,也不管扔没扔到,就蹲在了小冰箱前面考虑是否要花费比路边自动贩卖机还贵五倍的价钱来解决现下暑热难排的问题。
摸摸胸口,都说梦由心生。
明天准备去取材的那个原始部落,该不会正好在那一带吧哈……
想起来灵机一动,目光像被牵引似地望向墙角那堆几乎看都没看过一眼就被堆砌成小山状掩埋堆积的资料,你转个方向,随手拈出一张报价单,上书沙漠向导、租车、自帶汽油等等杂项。不在意是一回事,自己嚇自己又是另一回事。
然而从身后传来的不耐烦的叫喊声俨然并不同意被忽略太久。
“阿武。”
“是—是—”
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跟自己强调,那都是梦,然后你迎向刚从浴室门口走出,掐灭了响起还不到十五分钟水声的男人,四目交投。一边戏谑今天晚上到底打算进浴室多少次才善罢甘休,一边手放彼此腰腹,感受比周围空气更炙热的浓度。
“要不要试试看露台?”
“如果不怕感冒。”
看他顺手摸了放在床头的安全套,你笑开,一爪子拍向他蔓延半身的爆炸性花纹。
等视野逐渐清晰:
“蓝色,清凉海洋,唔,还不坏。”


留言☆用件


給管理員遞小紙條
逆襲此文☆TRACKBACK地址(請複製好后放入您的記事的相應空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