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CP:山本&獄寺、無CP、歡迎腦内=v=
備註:五十音順 漢字一字のお題 其ノ06 か

// 並不糟糕的感性系[?]。 内傷不陪。[喂]

 
山本埃牆壁坐著,手扶在汩汩淌血,漸漸越來越熱的傷口上。連撕下一條布綁它的力氣都沒有了。努力告訴自己不能睡着,舌頭爲此也咬到有些麻木,濃烈的腥氣早就不知是從手還是口裏面傳來。哦,還有旁邊那些已經散成一堆血肉模糊,根本無法分辨部位的屍體。
有朋友的,有敵人。
活下來的實感在緩慢麻痹的皮膚神經中變得如此不真實,恐怕只要稍微一睡着,他就會變成這次械鬥事件中光榮犧牲的家族成員又一名,甚至還沒來得及和阿綱告假,給遠在日本的老爸準備一個月後的六十大禮。
面前獄寺大概是已經用光隨身攜帶的炸藥,一邊撿地上沒有燃燒過的遺漏品,一邊和對面負傷頗重的敵對家族幹部苦戰。他喊,你個傷員很礙事給我躺一邊去。末尾卻細心加上一句死都別給本大爺睡着。等獄寺成功幹掉對方全員而自己也挂了滿身彩的時候,山本的傷口已經細成一條涓流。

“喂,和我說說話。”
“想說什麽。”獄寺打了火。
煙輕輕升起來。
“我在想,以前跟你借遊戲來玩的時候,不是縂玩不好嗎。”
“阿阿。”
“然後每次都不斷save,又不斷load。這次頭開得不滿意了,從上次滿意的地點開始,找更多怪花更多時間練級……重復這個過程,直到練到滿意爲止,打敗中boss了,再save。”
“只有你這種頭腦很爛的傢伙才需要這麽干。”獄寺不屑地吐他一圈雲霧。
“哈哈哈哈,說的也是~”
山本動了動,把因爲笑而扯痛的傷口蜷縮起來,雖然也因爲痛,讓他剛剛半閉起的眼睛能勉強再張開。
“但是我們走的這條路……可以重來嗎?……………………嘛、之類的。”

獄寺沒有接他話,仿佛山本只是問了一個大家都覺得透頂無聊的問題。和獄寺不同,山本有正常人的家庭背景,有正常人的童年,雖然也有過因爲受傷失意無法繼續棒球而從樓頂上跳下來的事,但是在跳了之後的那麽一瞬間,心裏其實非常非常後悔,若不是遇上阿綱,可能他沒有現在的機會看見自己成年。即使,手沾滿鮮血,因爲同一個人。
呼吸從不順到微弱,連在旁邊看的獄寺也禁不住煩躁起來,扔了指上的煙用腳跟掐滅,靠過去拍打山本的臉,別這裡睡着呀,喂聽到沒有山本武別睡着!你個笨蛋!
視線很有點模糊,山本知道獄寺在叫他,雖然知道在叫他,卻聼不太真切叫的内容是什麽。他想說別晃我別晃我我還不想在這裡挂掉呢。就算意大利沒有遊戲機玩遊戲,無法用load簡單repeat這點,他還是有覺悟的。再説,根本不是什麽遊戲。一切都很真實。

但是如果。只是如果。
在跳下去樓頂之前,可以重新來過的話。
自己還會作同樣的選擇嗎。


[ END ]
留言☆用件


給管理員遞小紙條
逆襲此文☆TRACKBACK地址(請複製好后放入您的記事的相應空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