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CP:山本×雲雀
備註:小説書きさんに30題 其ノ17

// 其實作者也不大想説明...隨意了...


在兩人視線交接的時候,總是前後不到十秒,對方眼神就溜走了。
以前根本不會這樣的。
山本武在想,這到底是什麼原因。

S:咦咦咦————別説十秒了一秒都不想阿!!!
G:他討厭你吧,不,應該説你這個人太令人討厭了。
R:因爲是雲雀。
L:什麼什麼?在那之前我要糖啦~喂別搶我的東西那是我的我的啦嗚哇哇阿……
M:別欺負小嬰兒!你這個壞人!
S:可能直接去問他本人比較好哦^^;; 沒事啦沒事,藍波別哭,這裡還有。
D:我是覺得,你不要去問比較好……相信我。

所以説忠告是要聽的。
在問題出口之後,被架在墻上的山本武終于成功領悟這點。
下次可不能干蠢事了,當然,如果還有下次的話。雖然對方一臉索然無味至極,也不代表會突然心情好到放開兇器外加一句可別讓我再看見你。
又不是道電影!
怎麼辦呢……總不能就這樣犧牲掉吧,為了一個無關痛癢的一時好奇的個人問題?
更用力握緊手中隨意抓過的掃把,認真盯住對方。

Y:看來是真的很討厭我呢,雲雀學長。
H:……無可奉告。

對方溜開視線,像第一次聽到這個問題時的反應。

有空隙!

瞬間逆襲,反擊。
接下去當然是逃跑,再説答案也算到手了,沒必要追問。
想起剛剛掠過眼前微紅的耳根。
拼命逃跑的山本武發現,身後根本沒有人。



< OMAKE - 後日談 >

那日之後生活過得相當風平浪靜,讓才從雲雀恭彌手裏活著回來的山本武以爲,自己只是做了一場沿校舍樓逃跑的夢。
今天當理科室值日生,一邊和同學説著話一邊向目的地走去。
到了地方還沒打開門,就從裏面走出來一人。
糟糕……
很想轉身大歩開跑,礙于手上小山狀的資料還有身旁同伴。至少,能拿個武器什麼的,山本武這樣想。
兩人恭敬讓路,對方卻沒有要走的意思,反而徑直站到山本面前,一瞬不瞬。
五秒……十五秒……二十五秒……
終于快一分鐘的時候,對方開口。
H:也不是難事。
Y:啥?
斜睨他一眼,對方施施然走掉了。
抓著頭,不知道那傢伙到底在想些什麼的山本武,看見另外一邊已經是全然被嚇壞的同班同學,拍拍他肩膀,爽朗道,沒事沒事,我們快進去吧。
今天估計某人心情也很好。
吹著口哨,突然間自己愉起來了。
留言☆用件


給管理員遞小紙條
逆襲此文☆TRACKBACK地址(請複製好后放入您的記事的相應空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