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04 :「生きてる」

軍校並非普通學校,除了教授科目上的差異外,假期是自然被縮短了的存在。如何能用最少的時間培養出最精銳的武器,這不僅僅依靠優秀的導師或教材就能夠實現,更重要的,是經驗。而爲了在足夠安全的環境下累積經驗,於是衍生出模擬系統,駕駛模擬、戰鬥模擬、救生模擬,應有盡有。Rey還記得自己第一次踏入模擬艙時,與Shinn擦身而過交換的那個稍稍帶些興奮的眼神。坐正,扣上帶子,調整個人偏差參數,推開動力器,平展視野。明知道眼前不過是一片虛假的粒子屏,理論付諸實踐的喜卻仍然把Rey淹沒了個徹底。
“自己以後的舞臺——”
“Kruze也在生存著的舞臺——”
想到這點,更是喜不自禁。
憶起月前短假回去探望Gile那段時日,Kruze不在,説是接到任務帶一小隊紅服精英出去了。Rey問去干些什麽呢,Gile說他也不很清楚,因爲是特別命令。然後又伸開大掌過來撫摸了Rey的頭髮,反問軍校生活狀況。自然就有所側重地回答。Rey邊享受那一如記憶中暖熱的掌心,邊用眼睛細細將音容笑貌都纂刻到心版。不去想自己能記住此刻多久,也不去想自己能被誰惦記多長;如果他,還有他,要在宇宙的舞臺駐足,自己會戰鬥的,心甘情願。
“你已經做得很好了。”
頭上的聲音入耳,總能讓人輕易滿足,“Gile....”
“嗯?”
“晚飯前再把我叫醒吧。”
留言☆用件


給管理員遞小紙條
逆襲此文☆TRACKBACK地址(請複製好后放入您的記事的相應空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