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唔...頭痛沒有...只是很想睡...
原來自己酒品不錯
下午去當電燈泡唱了三小時的K,估計未來幾天我也沒什麼想唱的中文歌了
怎麼AU沒JP人開的KTV呢,還是遲鈍的我沒發現而已
喝得什麼酒名字不記得,味道大約WHISKEY摻COLA,苦得來跟咖啡一樣,令人流連忘返
一個冷苦,一個暖苦
似乎可以開始明白喜歡品酒的母上的心情

不知何時跟以往的同學已沒聯係,大約是自己實在薄情,忘舊貪新
如果不在觸手可及的地方,就懶得費心經營
然後突然有一天,不經意中看見各人已經往各自理想的地方奔跑而去,羽翼漸豐展翅欲翔,自己卻仍禁錮原地,坐井觀天,便惴惴不安起來
JO問你到底什麼時候畢業
我説是呢,到底什麼時候呀,我也想知道
所以,誰來告訴我吧

最後真正坐下來,冷靜了,慢慢被透骨的初秋晚風吹醒
才記起自己問了個無聊的問題
揉揉太陽穴,倦極,還是睡去吧,願一夜無夢

突發消息...
太突然了,自己也有點承受不住
生命就是那麼一場稍縱即逝的遊戲,瞬間殆盡
雖然已經被母上開解過,且原本還是打算去開解母上的
如她所言,實屬唏噓,也是自然規律
「生者何歡、死者何痛」
小東叔叔,一路走好,心よりご冥福をお祈りいたします
留言☆用件


給管理員遞小紙條
逆襲此文☆TRACKBACK地址(請複製好后放入您的記事的相應空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