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CP:京樂×浮竹
備註:小説書きさんに30題 其ノ23

// 仍然覺得找資料真是痛苦的事情,並且設定資料本好象被扔在車庫的某個角落了[汗],所以,隨意吧,反正是練筆,不用看得太認真....而且....可以很肯定地説一句,個人對這CP從來不熟呀不熟囧


“...喝!”
手起刀落。
這樣就可以了吧,大概。
看看周圍幾位也正處於收尾階段的部下,護廷八番隊隊長京樂春水開始認真考慮起哪邊的草坡日照比較好的問題。
分明是萬里無雲清爽晴朗的大好日子,居然還得跟虛打交道。
屍魂界那幫老頭子們也太會浪費別人光陰了。
“小七緒可不能這麽奔波呀...皮膚都變差了...”
愛憐的表情,加上手心再攥一條小手帕恐怕會更具説服力。
“沒錯,如果隊長不是堅持要找這個季節根本不存在的開滿櫻花的櫻花樹的話。”
“哈、哈哈、嘛~嘛~”
隨時在側的仍然是那位脾氣遠比表情來得溫順的副隊長。
“暫時這邊情況應該沒有什麽問題,等下午和十三番隊的隊員匯合應該就可以結束這塊地區的調查了。隊長請先去找喜歡的地方休息,我再去那邊的山谷看看有無異狀。”
“哦哦,小心別刮傷。”
“是。”
左右手暫離狀態顯然讓春水輕鬆了許多,多虧靈壓這種東西,即使目不能及也可知道對方大約位置。小七緒自不在話下,還有另一位....
春水愉地逐漸加快腳步。

“喲~”
“阿!春水...咳咳,京樂隊長。”
似乎是突然醒悟旁邊還有人。
護廷十三番隊隊長的浮竹十四郎,撐起身子面向來人,深深把頭低下去。
“實在抱歉,讓八番隊接收了大部分任務...”
“客氣話就免了,身體怎麽樣?”
浮竹擺擺手,給清音一個眼神,後者轉身走開,迅速消失在兩人視野中。
“剛才休息了一陣子所以恢復得差不多,現在讓清音去通知下面的人應該沒關係吧。說起來,你怎麽會在這裡,預定的時間我記得還沒到?”
“反正也正好結束...喂、衣服好好披上呀!”
笑著將外套幫忙往上拽的同時,春水把其中一手伸向病人膝蓋下方,另一手繞過腋下,用非常經典但必然也會導致對方產生不必要驚慌情緒的方式將人抱了起來。
“幹什麽!”由此可見修養很好的浮竹些微掙扎著。
卻反而得到兇手神秘的一眨眼。
“身體不好的人就該接受自然方式治療,提升自然免疫力。”
自然?治療?免疫?
“難得天氣那麽好。”
最後這句,反而令浮竹安靜下來,只有眉頭一如往常在聽到答案之後漸漸聚攏。
那麽一開始就該直接説想曬太陽不是嗎。
“我可以自己來。”企圖從對方手上降落的舉動還沒完成,一聲別動就伴隨著撲面而來的山野氣息成功讓浮竹噤了聲。
鳥語花香也不是沒見過,但是比起那些來更在意的是,好像沒有想象中那麽不舒服的姿勢....
有點危險||||

“...伊勢副隊長真辛苦。”
“小七緒可還沒有過這等待遇咧。”
“不幸中的大幸。”
“.....”
難得擡起槓來,感覺並不糟糕,甚至可以說享受。
找了一塊乾淨的草地著陸,有半邊樹蔭,陽光透過新的葉子鋪灑一地,搖曳生姿。
屍魂界沒有季節之分,景色變化自然不大。
一時間兩人都失去了語言,只默默享受春風拂面之感。
所以春水才喜歡出差麽?
這麽想著的同時,不禁把目光投向身邊。
“要不要躺下來?”意料外的視線交接,浮竹連忙擺手,“不用不用!”
“那麽,午膳?”
繼續擺手。
“至少....”春水故意停頓一下。
被新葉削薄得溫柔無比的日光跑到他那頂草帽上和冒頭的碎屑嬉戲著。
只有些許不老實的光點映出帽沿下,那道彎得同樣不老實的嘴角。
“至....少?”
“眼睛也要閉上一下呀,總是學不會氣氛這種東西的男人....”
緩慢靠近。
耳邊只剩下風。

“京樂隊長...............” “浮竹隊長!!!!!!!!!!!!!!!!!!!!”
“哦、小七緒、你們回來了呀~”
“||||||||orz”
“........原來這就是您的目的嗎........” “浮竹隊長又暈倒了呀阿阿阿!!!!!!!!!!!!!!!!!!!!”
“哇!浮竹!振作點~....”
留言☆用件


給管理員遞小紙條
逆襲此文☆TRACKBACK地址(請複製好后放入您的記事的相應空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