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一起紀念GR好了,無視具體設定,軍校制度也一併無視了,順便平反些對那個莫名其妙的結局的不滿。即使到現在仍然是,很怨恨的意思=________=


01 :「知ってる」

靜靜看著平擧在眼前的洞洞的槍口,包括少年是如何艱難地撐扶旁邊多餘的重量。持槍的手沒有抖,顯然是經過了某些特別訓練,而少年的眼神裏面除了些許急切外竟冷靜得一如往常——Athrun所知道的這個人。
“打算逃走嗎?我記得...你還欠Shinn一個理由。”
咬咬牙,不否認,“Athrun·Zala,我後悔當初沒有親手殺掉你。”
又憶起那夜在格納庫交火的一幕,Athrun注視少年的視線中便漸漸升起了抹不認同。從Minerva逃走的那夜,也跟現在一樣,只追蹤者與逃亡者調換了身份,其他甚至連殺氣也不曾從對方轉移到自己身上來。原沒有要取二人性命的意思,如果能夠勸他回頭、收手,更是再好不過的結局。
“Rey,放下議長,請相信我,他們不會對議長怎麽樣的。”
“.....”
Rey還是平擧那幽深又黝的槍口,用行動代替答案。
不意外看見對方皺緊了眉頭,臉上一片不贊同的神色,Rey心底卻愈發痛快起來。
我有的是你沒有的決心,我有的是你沒有的堅持,我期望的世界永遠只有一個,我的信仰,也永遠唯一。
這就是我們的區別。大天使號與密涅瓦的區別。
手緊一緊,Rey將槍口稍稍提起一些,對準了那人的胸口。
“讓開,否則,動手吧。”
耳邊傳來幾不可聞的無奈的嘆息。
留言☆用件


給管理員遞小紙條
逆襲此文☆TRACKBACK地址(請複製好后放入您的記事的相應空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