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CP:Durand×Deon
備註:小説書きさんに30題 其ノ16

// 隨便找了一堆題目來練筆的短篇,然後發現找資料真是痛苦的事情,並且事實上,歷史和動畫裏面的設定果然多少有出入阿,中間某位陛下被省略了[汗] 動畫方面暫時也停止在#12還是#13,嘛,再説吧


  輪番戰鬥下來,很有些累。
  Durand微微睜開他原本就不甚靈活的雙眼,看了兩下從窗簾隙縫中透出的光斑。
  知道是時候動身,也能立刻便爬起床來。
  只不過除了累,還是累。
  真的開始感覺到慢慢在變老,身體恢復的速度也沒有以往的快,不禁想起昔日跟戰友共同度過的那段勾心鬥角的歲月。
  陰險而充滿樂趣。
  “Lia,你的弟弟也正在經歷著這種生活呢。”
  至於是不是同樣的快樂,這又很難説。
  畢竟背負的東西大相徑庭。
  國家與手足、全局與個人,割捨都兩難,更何況,還要遭到背後的其他勢力虎視眈眈。
  沒完沒了的追捕與被追捕,饒是經驗豐富的Durand也開始感到疲勞不堪。
  推門開去,瞥見船帆下迎風眺望的一抹堅毅。
  穿戴十分齊整,與以往同色的白織物,一徑白分明的搭配,儼然少了皇宮裏所引領時尚潮流的宫廷貴氣。袖口既沒有繁複多樣的垂飾,馬褲也僅僅選了條底子不如何的灰紋面料,只是單靠内襯領口上那兩道簡潔的花邊和束縛其外的乏味領帶,也足以顯示出Deon de Beaumont是如何的彬彬有禮,舉止端莊。
  這就是法蘭西宮廷乃至整個歐洲體系對騎士這一頭銜擁有者的最標準外貌要求。
  當然,是否能達成,則要端看各人了。
  “....難怪,還是國王密使咧....”
  竊竊私語的小習慣,引來一瞬間Deon有點神經質,手已經安放到劍柄上的回頭。
  “什麽,原來是你啊——”
  “打攪到真是不好意思了,起來得可真早呢。”
  “沒什麽,一直在想詩人的事情,姐姐的事情,還有那個男人.....你也睡不着?”
  “唉唉,沒聽説過老人早上精神更好麼。”
  學Deon一樣靠到扶手的邊上伸展懶腰,奇怪對方今天看上去有些不同。
  唔,頭髮沒有綁起來。
  “還真在這裡呆了一夜啊?”
  “只是恰巧碰上日出罷了.....怎麽?”
  用類似探詢的目光表示疑惑,這傢伙看上去終于有點沒平時那麽不可親近。跟Lia一模一樣的臉孔,卻甚至比Lia更爲溫和的不可思議的身體綫條,肩膀的部分也很狹窄,好吧,就以上次扶住他的手感來説。但口氣完全是比Lia可愛了無數倍的.....
  “該好好準備行裝,快要到倫敦港口了吧,照這個速度下去。”
  “先把你自己打點好。”
  “誒?”
  “髮帶呢?”
  “哈....確實還在房間裏面.....”
  “.....Durand?”
  “怎麽。”
  “這樣看上去果真和姐姐非常相似吧,瑪麗王妃也説是最接近的外形,只要套上衣服。”Deon很認真的跟他説著。
  再回神過來看自己手裏不知何時已拈起的那絲柔軟,無奈笑笑,放開,“啊啊,一模一樣。”
  除了這份,毫無防備的態度。
  引人犯罪?
  失笑的先一步揚長而去,留下滿臉疑惑的Deon也跟在身後,準備著踏上英國倫敦,這塊又不知會帶來多少腥風血雨的土地,的旅程。
留言☆用件


給管理員遞小紙條
逆襲此文☆TRACKBACK地址(請複製好后放入您的記事的相應空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