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月 ]

CP:TF/FT?AF/FA?[笑]
備註:熊氏部落XF48徵文/女体含

// 同樣為嘗試性質的作品,有點向怪誌類模仿的意思,當然結局是完全不像,不過自己仍寫得非常愉就是了。作爲滿足自身的欲望而寫的同人這點來講,本作相當成功;但要作爲對外開放觀賞閲讀用品,效果絕不保證= =

竹筒敲下來,發出無比清脆的踫撞。
不二子早已麻痹的腳不覺隨這聲響挪動,將原本四平八整的坐姿破壞不少。老婦人皺了皺眉,什麽也沒說,枯得像蒼籐的手,沿碗邊靈巧一推,便將沉得如同庭院那漫佈青苔的墨石茶碗,移入對座少年視野中。
少年捧起來,就口啜飲,碗内瑩白的瓷在他鼻梁的鏡片上閃光,日頭反而漸漸微弱下去。

“夫人,非常感謝您的款待。”
少年將茶碗平整地推囘,用顯然是很古老的慎重姿勢彎腰,不二子斜眼看他,嘴角挑起來。
比之前任何一位都要光滑的肌膚,算得上非常端莊的少年……比起這些,那十根纖長細指更是叫他在意,眉眼因此彎得更深更濃,嘴角也挑得比任何一個時刻都要高。

“那麽,長女的事就這樣定下來了,請回去轉告令尊,擇定良辰吉日,細節処待兩家主人會面了再詳談吧。”
“……請多指教了。”
少年看來深諳禮數,不單只家族背景龐大吧,恐怕性格也無趣得緊。由美子肯定會後悔的,且定用不了多久……不二子細細聲笑起來,聲音仍然維持不過分的大家閨秀式,老婦人眉頭卻愈發緊皺,壓低聲綫連連乾咳。
不二子微側肩,雙手扶住婦人,臉刻意偏向一旁好叫少年看不清輪廓。手抹上那片嶙峋的背,開始輕輕打著圈兒撫起來。
非常有節奏,一圈、一圈、一圈。
午後的光跳躍在塵埃中間。
也非常有節奏,一旋、一旋、一旋。

手塚國光扶了扶鼻梁上亙的鏡框軸,透過昏沉的日光,偏視庭院。那是一禺很奇特的風景。
不知怎麽,日正當中稍斜,睡蓮竟愛睡得緊,縮起頭來羞澀地躲避著日照;池塘中嬉戲的青蛙,不會叫但是會跳,它們伸腳撥弄了幾下魚塘的錦鯉,對手塚做個鬼臉,又是咧嘴又是翹舌的,待手塚疑惑地想要靠近些看真切,方才嘻嘻哈哈地紛紛跳入草叢中去,瞬息沒了影蹤。

……呆愣……

幻覺、只是幻覺!
手塚這樣對自己說。
撲面忽而傳來也是一聲低低淺淺的嘻哈吟笑,手塚右眼皮急促一跳,心臟硬是漏了半拍,急忙循聲望去。
只見年輕女子的身影已經完全沒入和室被日光照射而成的陰影裏頭,老婦人的眼斜睇,仿佛有些警告意味含著,笑聲也就突然煙消雲散了。

老婦人仍舊用古老的音調喚囘手塚君的神智。
“那麽,手塚公子,請攜此書函囘府,並呈上給手塚老爺過目吧。”
“好的。今天的事情有勞夫人了。”
手塚行過禮站起身來,攏了攏下擺衣物,轉身擡頭,卻看見紙門是開著的,門邊站了低垂著頭的少女,不禁有瞬間怔忡。

……下人?
手塚發誓,眼前這件束高腰流金月牙白纹面,大山茶缀染的缎制和服,他沒有看錯。無論是顔色或質地,都跟剛才坐在老婦人身邊那個明顯是百無聊的女子,一模一樣。
甚至於當手塚再次回頭,驚覺老婦人身邊坐著的人,居然換成了著淡藍色青海波紋長振袖和服的捲髮女子的時候,他都不認爲是自己錯辨的緣故。

“嘻嘻,這麽捨不得姐姐啊……”
熟悉的輕笑聲。
背脊一涼。

“手塚……公子?”
再次喚囘手塚君神智的,是門外簷廊下那個短髮女孩。她笑容相當澄,眯起的眼猶如一陣穿廊清風,稍稍拂散了些午後悶熱得讓人頭昏眼花的暑氣。
這是究竟怎麽了,我……
“手塚君……不舒服?”
向對方搖搖頭,示意可以帶路。女子略略收囘關切的神情,先邁步開去。
走幾步,縂覺得哪裏不妥,可是想不出來,唯有怔怔看面前女子波瀾不驚的髮腳發呆。
繼續走著走著。

走著走著。

走著走著。

走著走著。

越來越……
有點累了……
誒?等等,這、這裏是,哪裏……?

“囯光?”
“啥、啥事?”
“喜歡青蛙麽?”
“哈?”
“那個我想啊……説不定,其實小囯真的好適合變成一只呆呆蠢蠢的冷漠的青蛙先生呢^^”
“!?”

竹筒敲下來,發出無比清脆的踫撞。
不二子早已麻痹的腳不覺隨這聲響挪動,將原本四平八整的坐姿破壞不少。老婦人皺了皺眉,什麽也沒說,枯得像蒼籐的手,沿碗邊靈巧一推,便將沉得如同庭院那漫佈青苔的墨石茶碗,移入對座少年視野中。
少年捧起來,就口啜飲,碗内瑩白的瓷映襯著他眼角下形狀優美的淚痔閃動,日頭反而漸漸微弱下去。

“夫人,非常感謝您的款待。”
少年將茶碗優雅地推囘,用顯然是很傲慢的姿勢點頭致意,不二子斜眼看他,嘴角挑起來。
比之前任何一位都要耀眼的金髮,算得上非常輕佻的少年……比起這些,那一雙攝人瞳眸更是叫他在意,眉眼因此彎得更深更濃,嘴角也挑得比任何一個時刻都要高。

“那麽,長女的事就這樣定下來了,請回去轉告令尊,擇定良辰吉日,細節処待兩家主人會面了再詳談吧。”
“……就這樣說定無妨。”
少年看來深諳交際,不單只家族背景龐大吧,恐怕性格也自大得緊。由美子肯定會後悔的,且定用不了多久……不二子細細聲笑起來,聲音仍然維持不過分的大家閨秀式,老婦人眉頭卻愈發緊皺,壓低聲綫連連乾咳。
不二子微側肩,雙手扶住婦人,臉刻意偏向一旁好叫少年看不清輪廓。手抹上那片嶙峋的背,開始輕輕打著圈兒撫起來。
非常有節奏,一圈、一圈、一圈。
午後的光跳躍在塵埃中間。
也非常有節奏,一旋、一旋、一旋。

跡部景吾順了順眼簾上遮掩的幾絡髮,透過昏沉的日光,偏視庭院。那是一禺很奇特的風景。
不知怎麽,日正當中稍斜,睡蓮竟愛睡得緊,縮起頭來羞澀地躲避著日照;池塘中嬉戲的青蛙,不會叫但是會跳,它們伸腳撥弄了幾下魚塘的錦鯉,對跡部做個鬼臉,又是咧嘴又是翹舌的,待跡部厭煩地想要靠近些揮散時,方才嘻嘻哈哈地紛紛跳入草叢中去,瞬息沒了影蹤。

然後突然出現了一只,只有一只看起來都比其他青蛙要俊上幾分的,在冷漠地看著跡部。
它嘴巴開開合合數囘,跡部耳中就聽到呱呱呱呱數聲。
皺眉。
不一會兒身後傳來老婦人喚跡部公子,他也就沒再理睬那青蛙轉而應付老人家去了。
動物,尤其是噁心的動物,看起來應該都是一樣的吧,爲何要覺得有所不同?又不是人……跡部厭惡自己的多心。
突然想起來之前警告過自己要小心的忍足,他說手塚那傢伙,正是年前跟這家的長女準備訂親時消失了影蹤。
笑話,手塚那傢伙怎能跟本大爺比較呢!説不定他是在哪裏被人暗殺的都不知道呢……

撲面忽而傳來一聲低低淺淺的嘻哈吟笑,跡部右眼皮急促一跳,循聲望去。
只見年輕女子的身影已經完全沒入和室被日光照射而成的陰影裏頭,老婦人的眼斜睇,仿佛有些警告意味含著,笑聲也就突然煙消雲散了。

慵懶的日光卻繼續籠罩庭院上頭,遮掩了本來就看不見的挂在天空那半彎朦月。
竹筒敲下來,發出無比清脆的踫撞。
咚。


[ 完 ]
留言☆用件


給管理員遞小紙條
逆襲此文☆TRACKBACK地址(請複製好后放入您的記事的相應空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