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家 >

CP:跡不二
備註:熊氏部落XF48徵文

// 白爛式家庭喜劇嘗試作...[自毆]

“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周助。”

“^^///姐、姐姐~~這樣子,很誇張哦?”

“啊?你也覺得誇張是嗎?那麽……請你立刻聯係那個讓事情變得這麽誇張的人!”

穿著一身可以媲美成人參拜日的少女的不二由美子,此刻站在她親愛的弟弟不二周助眼前,臉露微笑,頭上頂著無數條綫,眼中滿是憤怒的光。

不二周助瞧瞧她手裏最新型號的可視型手機,終于無奈地將頭湊了過去。

“嗨~~~親愛的景吾,好久不見^^///”

“哦~~?真是好·久·不·見。我以爲你已經不記得這個世界上還有個叫做日本的國家了。”

“啊哈哈……”聲音微弱地小下去。

“怎麽樣,你姐姐今天去接你穿得夠體面了吧,捨得跟她回來了?”

“……你是在哪裏找到這件古和服的/////////”

“親愛的你肯定忘記自己的珍藏品都放在了哪個偉大人物的保險箱裏了。”

“啊……原來是在你那裏……”

“我看看……嗯,這漆木梳子的手感不錯,可以送給真田傢小女兒做5歲生日禮物。哦!那件唐裝也不錯!!!看來會是上乘的抹地布……”

“T T 景吾CHAN……你就捨得這樣子對我嗎……”

“首先不告而別擅自離家出走九個月都不回來的人到底是誰= =”

“…………是我沒錯…………”本來就不是很高大的身形縮得更為微小,不二周助勉強自己賠笑著露出可愛的貓耳一雙,拉下來的形狀企圖挖起某人剩餘不多的同情心。

“呐,我說,你現在人在哪裏?”

“問這個幹什麽。”

“呵呵~~沒什麽,我想見你呀^^”

“……美國。”

“哎呀,那很可惜,你什麽時候才能回來呢,我會在家做好飯等你的~”

“……不二周助。”

“嗯^^?”

“……密碼我改了。”

“……T T……”

“想要的話立下字據五年内不得擅自離家。”

“……景吾……”

“……。”

“……小景……”

“……。”

“……親愛的……”

“……。”

“……老公……”

“……三年内。”

“呐,可不可以一年?”

“……妄想。”

“我知道了T T。那你現在要我過去嗎?”

“你先等等!乖乖不要動!”

“?”

屏幕唰一下沒了影像,不二周助連問話都還未沖出口,就見一雙手自身後的車子伸出來,摟上他的腰。

溫暖熟悉的感覺。是風沙中想念了無數次的溫度。

“歡迎回家,周助。”

“我回來了,景吾。”

一陣纏綿的擁抱——

“對了周助,那個……”

“嗯?”

“大學考古系那邊我已經幫你投辭職信過去了。”

“啊?”

“所以十點的飛機你不用趕了。”

“什麽!!!???”

一掌腳印踩過——

跡部車裏的手機被某人搜刮出來。

一連串的號碼以光速輸入后:

“教授,是我,我是不二周助。我還未……”

“啊~不二君啊~情況我們都知道了,你不用再繼續那個課題了,就這樣吧,我們會找人繼續的。祝你蜜月旅途愉快啊~~順便記得帶土產哦~~~糟了!我還有課,先挂了,拜拜!”

嘟—嘟—嘟……

不二周助緩慢地將手機從耳邊放了下來,遞給還在用手巾努力擦拭西裝上完美熊掌印的某人。

“跡…部…景…吾……”

“你好不容易回家一次,至少五年内我是不會讓你離開日本的!”

“我沒有說要離開日本,家我會囘,而且是囘我真正的傢,有幸的話,我們五年后再見吧。”

不二周助拉起小皮箱,疾步往不遠處的出租車停靠點走去,完全無視背後愣住的兩只。

“厄……嗯,就是這樣了,有空的話歡迎來不二娘家做客哦,跡部先生^^ BYEBYE~~”說完也急步往遠処的背影追去。

被剩下來的,最後的一只,一邊目視不二由美子優雅的揮手道別,一邊因努力思考不二娘家的含義而發呆中。

誰說成爲了夫妻的人就不是笨蛋。


< HAPPY END ? >
留言☆用件


給管理員遞小紙條
逆襲此文☆TRACKBACK地址(請複製好后放入您的記事的相應空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