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冢 】

CP:榊不二
備註:熊氏部落XF48徵文

// 背景設定其實是來源於PS2遊戲「零~紅い蝶~」裏面最感人的NORMAL ENDING的部分。被作爲供奉品而犧牲的人,以及注定要行使這一殘酷儀式的人,在私心下我把它世襲化了///汗,名字沒有出現的父親...唔...經常嚴肅到面無表情的父親,到底是誰呢^^;;呵呵....順便提醒一句,這片的裏CP似乎是榊×那位名字不詳的父親大人哦~

BGM ::: Brain Powerd OST - 08.Butterfly :::

「尘归尘,土归土,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神官温柔的声音在耳边盘旋,不二睜開黯藍的眼睛,發現身边只有一片色,人群混合在一起,分離不开。
木头是色的,土也是,挖开里面很深的地方,只有層層年代久遠,已經分辨不清新傷舊痕的錯落印記。
像是媽媽臉上的淚……
不二望望天空,全然不覺驚慌。
躺在一個色的箱子裏面,穿一件白色的衣服,真是刺眼。都已經十五歲了,爲什麽還要穿成這樣?……長老們的品味令人質疑。
有些嘈雜的聲音響起來,又漸漸平息下去。
一張神情頗爲嚴肅的臉從天空的角落破開來,用俯視的眼光由上而下掃視過不二一遍,最後念了些什麽,背後的腳步快速離去。
大家都站得好遠,所以才會像背景一樣模糊不清。
唯獨這個男人,突兀著跟背景別樹一幟。不二直直看他,將天空跟他頭髮的顔色都盡收眼底,慢慢辨認個仔細清晰,慢慢分離開來,慢慢溶浸在思緒當中。
四目交視。
根本不是沒有過這樣的情景,不二的習慣,一笑置之。
別人不懂的,你該懂。
榊默然,似乎是默然。用著這麽一副仿佛默然的神色,跪下來,將他的手,很輕很緩慢,撩起不二柔軟的碎髮,放置在頸項上面。
神官擡高杖子,又重重錘下地面,鋃鐺飛舞著鏗鏘。
一錘一動。
地面簡直快要震裂了,承托不住人們過於期盼的目光。不二躺在那裏,手指悄悄爬上榊的小臂,掌心的熱度,跟他的眼睛一起溫暖從空氣接觸面流失開去。他拉住榊,手帶動著往下,眼睛溫順閉上,耳朵聽見手指顫抖個不停的聲音。
一錘一動。
頻率加快,震動開始連成一線,蔓延到心臟門口。帶著鐮刀的孩子詭笑著,高高舉起手中物企圖將那兒敲開。
人群一片烏。
比身上衣服稍微潮紅一點的肌膚,在榊漸次加深力度的指節中,愈發鮮明起來。
不二開始覺得不能呼吸,看著榊的眼睛,驚恐的一瞬間,他仿佛看見了那個孩子。擧著鐮刀的孩子,真寂寞……你也像我媽媽一樣吧?寂寞得已經不知道要用什麽方法去排解了。
寂寞得,心也變成乾涸。
「媽媽,不哭,不要哭。」
不二想起酷似榊的母親的容顔,在擡頭的霎那簡直要把他身體撕碎的瘋狂。女性溫柔的臉孔,他從來也沒有見過,大人們說父親是個嚴肅的人,所以他必須笑,笑得完全不像父親。
「呐,媽媽,他們說要把我丟進坑裏是什麽意思?」
……又來了。母親的眼淚。
當時真不應該這樣問。不二在快要失去意識的前一刻,從眯起的眼睛縫内凝視榊。
父親,應該是什麽樣子的?
在你的臂彎裏,我根本找不到答案。即使現在你的手指如此貼近我生命源頭的地方,仍然是……沒有答案。
「如果要我消失在這個世界上的話,可以通過你的手指來實現嗎?」
父親是否也曾經提出過類似的要求,所以你,榊你才會如此驚訝地將我擁進你闊的胸膛裏?
幽深又的土壤下面,有我父親。
究竟你是父親留給我的禮物,抑或我是父親贈與你的紀念品?
沒關係。
不要緊。
榊用力收緊的手非常溫暖,所以不二不會哭出來。
所以,請將不二埋葬。
埋葬你們的愛情,在不二的身體裏。


【完】
留言☆用件


給管理員遞小紙條
逆襲此文☆TRACKBACK地址(請複製好后放入您的記事的相應空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