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FROM:ringo
DATE:2002.10.14

// 還在密室時期一起玩的斑竹小R送的02年生日禮物,貌似還是自己指名要SakuHy的?唔...
不用説出口。很多事都不用説出口。説出来就白了,就散了,好像烟圈最終總形不成一个圈那樣。如果抱持着“他是愛我的?他是愛我的!”那樣的想法的話,什么事情也可以熬過去吧…………就算疲累不堪,就算心如死灰,就算現實里面好像所有事都發生過一遍,又好像所有都没發生,但,總算是活着的吧………………
活着,就够了。


很久很久以前,我,曾經多麼想生為女人。
因為我切切實實的愛上了他。

他一直不肯說。除了見面時的一句「很漂亮」之外,無論任何時候任何地點,我也沒有聽過他說點別的。好像他對我的印象就只有「漂亮」而己。
但在那一天,或許就是由那時開始吧!因為他那麼直接說我漂亮而我竟然不覺得他的臉侷促。
他的臉,該怎麼形容呢,像普通的男人一樣菱角分明,然而又有一點冷一點酷令人不敢正視。
沒錯,起初是因為他的樣子太凶了,我才不敢仔細的看他。通常男人女人被我一瞪,到了喉嚨的那一句「比女人還漂亮」就會立即嚥下去。
就是那麼小的一個巧合。或許由最初開始,我就已經逃不掉了吧。

有一次我對他說起初見面時的印象,對於樣子太凶的那一點他沒有反駁。然而「你不敢看著我只不過是因為你不想承認自己太矮了吧!」,他嘲笑我。我氣,他又挑我最弱的地方踩下去了。「不是、不是、」我像撒野的叫著,把手掌握成拳頭搥他的肩,他一邊閃避一邊笑。我喜歡他笑,也知道他喜歡我裝成小孩子耍白痴,於是久而久之我就變的任性起來了。每次tetsu和ken受不了我的胡鬧時,我就會抬起下巴傲慢的說︰「是sakura把我寵成這個樣子的。」然後他們就搖頭嘆息,在他們眼中,我跟sakura根本就是倆小口子在打情罵俏,但是事實卻不是這樣。
不是這樣的。
Sakura他從來也沒說喜歡我沒說愛我。他曾說「如果你是女的就娶你當老婆」。這種話誰都會說,因為用邏輯想一想也知道,我是沒可能變成女的,他的那個假設就永遠不能成立,所以那句話是總也不能成真的。他沒有那個責任,即使他像信誓旦旦似的說了那麼冠冕堂皇的話,他根本不用跟我結婚。但他說的時候,我的心的的確確走漏了一下。

我知道我已經陷下去了,我可以一整天什麼也不做,只有視線跟著他的身影跑。半首歌的歌詞也沒寫,就那樣消磨了一天。Tetsu受不了的警告我,叫我不要沉迷戀愛。我笑,心裡有點認命似的想,不是戀愛,是單戀。但被tetsu罵過後的另一天,sakura就給tetsu寫了一首曲的詞,叫「good morning Hide」。
Tetsu很震驚,sakura趁機叫他不要逼我逼的太狠。我甜絲絲的想,或許真的是戀愛呢!sakura應該是很愛我的吧!
然後那一整天我都在傻笑著,摟著sakura的手臂,啦啦啦的哼著歌,又填了幾首曲的詞,就像flower和round and round。
Sakura看我那副高興的模樣又忍不住取笑我。「用一首歌的詞就可以拐你回家了。」「好啊好啊!」我當然馬上答應,然後死纏著他不放。
可是那天晚上即使同睡一張床也沒任何事發生。然後我又再確實我只不過是單戀罷了。
就這樣子兜兜轉轉起起跌跌,瞬間已經到了1997年。二月的某個晚上,我們一行人相約去喝酒。因為true的成績很好,那一段時間大家都很高興,喝了又喝醉了又醉,tetsu也沒有阻止。我開始覺得有點飄飄然的時候,sakura就來給我擋。別人要灌我一杯,他就替我喝兩杯。到最後大家都倒下了,只有我一個是還能走直線的。
我肩上承擔著sakura大半的重量,像拖著一隻熊貓似的把他帶回他的家。回到家裡後他吐了一次,很不舒服的樣子,不過通常吐了出來後酒就會醒了,所以我也不擔心,在那個熟悉的地方給自己舖好了被窩就去睡了。
然而半夜被香煙的味道的醒過來,看到sakura看著窗外半圓的黃色月亮吹著煙圈。我走過去,他把香煙丟進煙灰缸,自然地抱住我的腰。可知道相識這麼多年我倆也沒有這麼貼近過,他的臉就在我的胸前,耳朵聽著我的心跳。我呆了,鼻有點酸。他剛洗過澡,身上只有一條毛巾。我想回抱他卻不敢碰他,我怕直接碰到他的皮膚時我會被灼傷。他問我是不是喜歡他。總覺得這種氣氛太過詭異了,我沒答,反問了他。他站起來,同樣沒有回答,卻吻了我的唇。

我不知道我在他懷裡醉了多久,只知道全身都軟下來了。我沒辦法叫自己冷靜和清醒,即使我知道他只是喝酒喝的瘋掉了,我也不想阻止他。
我等了那麼多年那麼長的四年,從初相識的1993年1月20日算起剛好滿了四年再多一點的那天,我終於得到了他懷抱。我在那夜跟他吻了很多很多次,我甚至覺得這四年的份的算回來了。這四年來的單戀和思慕,我用我的身體讓他知道。

不過還沒來的及想「這麼的幸福到底是不是夢」,sakura就被人帶走了。他被警察從錄音室帶走的瞬間,就像從那刻開始脫離了我的生命一樣。
我哭、我叫。我沒法想像已經不知道有幾多年沒哭過的我可以哭的眼睛紅腫刺痛睜不開來。到了現在我也想不透那時那刻為什麼可以有那麼多的眼淚,全為那一個人而流。我有想過放棄樂團躲起來,等待sakura回來把我帶走。但tetsu每天都在勸我罵我,ken也說lar’c不可以就此停止。父母、隊友、經理人、公司……很多人有形無形的在逼我走那條路,我儘管傷心也沒有反抗。我已經沒有更多東西可以失去了。
那時候我不肯承認是我放棄了sakura,因為我不知道我們是不是就這樣結束了。我還是有個夢希望他能回來也好、把我帶走也好,只要我又回到那個可以對他撒嬌撒野的時候就好了。
可是這麼多年後,在現實裡他跟別人組了別的樂團、我跟別的女人結了婚。
我從沒親耳聽過他說他愛我。或許他只是玩玩我不知道。
不過即使誰再怎樣強調他沒有愛過我,我也不會相信的。
我聽著「good morning Hide」,做著一醒來就會看見他陪在我身邊的夢。
留言☆用件


給管理員遞小紙條
逆襲此文☆TRACKBACK地址(請複製好后放入您的記事的相應空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