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FROM:百鬼夜行
DATE:2002.10.19

// 小八送的02年生日禮物^^ 那個時候貌似還沒有改ID呢,好懷念啊,密室時期一起為了眾INDIES的美人而聚首的各位,雖然密室已經不在了,但是對於VR INDIES的感情應該不會有任何改變的....
因為,是曾經真的付出過。


鋼琴奏出顫音,冰冷的音色。
低沈地吟唱著。
小號加入進來,挑起急促的旋律。
小提琴若隱若現地發出危險的召喚,聽到的人癲狂了。
不斷接近著死亡,受到誘惑,急切地要求著,縱身跳入深淵,義無返顧。

13分22秒的樂曲,足夠想一件事情的時間。
他將煙頭碾死,臉上沒有表情。
翻開手中的病曆,飛快地瀏覽其中的內容,醫生特有的淩亂的字跡中,讀出的盡是死亡的訊息。
這個病人的生命,會在今年結束吧。這樣沈重的疾病能夠活下來,活到現在,已經是奇跡了,不可能奢求再多。
那麼到底是愛還是不愛。
愛上一個已經徘徊在死亡的岔路口的人是不是對自己的折磨,如果不愛反而輕松。無論對自己還是對別人都沒有負擔。
他用了一首樂曲的時間思考著這個問題。
不幸的是他選擇了錯誤的音樂,他選擇了李斯特的死亡舞。
所以他做出了錯誤的決定,他要愛他,愛一個他的病人,一個生命垂危的病人。
這是音樂的挑撥,還是人的心本來就那麼脆弱。他嘲笑著自己無法抗拒這樣的誘惑,明明知道愛上這樣的人最後就只剩下傷悲,還是要愛。多麼愚蠢啊,近在眼前的傷害卻不去逃避,還要挺身向前用鮮血去喂那刀鋒。

他合上病曆,長長出了一口氣,一旦決定了也就沒有多余的顧慮,他決心成就這段愛情,注定要夭折的愛。
“sakito醫生,有急診病人。”
他放下病曆,快步走了出去,順手帶上了門。他是心思縝密的人。

那個女人臉色發青,她呻吟著,大滴的汗珠從額頭上滾落。她要死了,sakito看得很清楚,她的生命的氣息已經離她遠去。為什麼還要這樣執著呢?
所有的急救措施都無能為力,她死去時大睜著雙眼,滿臉都是對塵世的眷戀。
sakito想起了他柔弱的小病人,他總是那樣坦然,死亡對他而言只是一個自然的過程,每個人都要經曆的,如此而已。沒有刻意地想要去逃避死亡,反而是微笑著迎接它。
他的名字,象他的人一樣優雅單薄,雅~!!!,如同百合花一樣開放在唇齒間的音節。

來到病房,他安靜地靠在床上,凝視著天花板。
“你在看什麼?”
“白色。”
sakito抬眼看天花板,單純的白色,單純得有些單調。
“你從白色裏看到了什麼?”
“我自己的罪惡。”miyabi的語調沒有起伏,如同深不可測的潭水,無法窺測他的情感。就是這樣的miyabi,才會格外吸引別人的目光吧。sakito看他愛著的人的臉,因為長年臥病而消瘦的臉頰,目光平淡溫和,卻有未知的瘋狂隱藏在其中,美豔的面容帶著憔悴的蒼白,為他添了幾乎可以說是邪惡的魅力。眉宇間淡淡的哀傷,牽引著人心,仿佛旋渦一樣有著神秘的力量,明知是潛藏著危險,還是要投身進去。
也許自己就是甘心撲在miyabi發絲結成的蛛網上,將生命交給未知的賭局的飛蛾。
“你的罪是什麼?”sakito把miyabi的藥倒在手心裏遞給他。miyabi沒有伸手去接,他就著sakito的手將藥含在口中,自己拿過桌上的水杯將藥送下去。miyabi的嘴唇停留在sakito掌心時,潮濕柔軟的觸感令sakito心跳加速。
“我的罪……”miyabi眼神迷離,令人心蕩神馳:“淫蕩……近親相奸……濫交……大夫,你在害怕嗎?這就是我的罪啊。”說著miyabi笑了,近乎放蕩的笑,象妓女一樣的笑容,不需要真心的快樂,做作地笑著。
miyabi的話和他的笑都沒有使sakito震驚,他了解他純白色的小病人,他永遠是純潔的。即使他的雙腿對隨便一個人開放,即使他的笑容誰都可以得到,即使他口中接納了一百人的舌,miyabi只是他的,他一個人的小妖精。再汙穢的身體也掩藏不了他透明的靈魂,當他的靈魂展開雙翅的時候,會發出怎樣聖潔的光輝呢。
“小心嗆到。”sakito撫摩著miyabi伸在被子外的手,那手上布滿了輸液留下的針孔,青色的血管突出來,在白皙膚色的襯托下格外醒目。
“大夫,你也想要嗎?你也喜歡著我的身體吧。喜歡為什麼不擁有呢?”miyabi句句都是挑逗。
sakito握住他的手,放回被子裏,又小心地掖上被角。轉身離開病房。
不是不想要,而是想完全馴服這充滿野性的小妖精,他應該是屬於他一個人的……

可以不在意他身體上有誰的氣味,可以不看他的過去多麼淫亂,因為明白那並非他所願。這小小的妖精,白色的小病人,他的睡臉仍是天真仿佛睡蓮。
剛剛入院的時候他用銳利的眼神打量著sakito,然後對他露出了嬌媚的微笑,從那一刻sakito的心就被他俘虜了。miyabi的母親找到sakito,她是個瘋狂的女人,很容易的就可以看出她內心的想法。這樣的瘋狂miyabi也繼承了下來,不同的是miyabi的瘋狂是內斂的,散發著致命的吸引力。
“這個孩子他活不了很久了……他本來就有病,身體很弱,他自己又刻意地糟蹋著自己……你只要讓他安靜地走完最後的生命就可以了。但是有一點,絕對不要讓任何人來看他,絕對不要……”
sakito沒有說什麼,中間也許有著什麼隱情,他不想了解。miyabi的母親離開時回頭看sakito,她的目光中有許多和miyabi相似的東西,但又有著本質的不同。無論如何她也算是美麗典雅的女人,sakito想自己應該不會拒絕這樣的女性的要求吧。
但是miyabi他到底曾經做過一些什麼呢。

音響開到最大音量,李斯特的死亡舞。沒有必要去逃避,死亡本身就充滿了無窮的誘惑,象一個巨大的洞,誰能知道它通向怎樣的彼端,誰能知道那樣的彼端不是另一個天堂。
這是死亡的舞曲,不斷重複的主旋律美得讓人心碎。13分22秒的樂曲,時間的長度剛好夠他思考一件事情,但是今天他不想思考什麼。合上眼就看見小妖精笑靨如花振翅欲飛,他伸手想捕捉又碰不到他。
當一個人隱藏了太多的秘密,他的靈魂也就背負了太多的重量,長此以往,心靈會先於身體崩潰。所以還是做個簡單的人,度過簡單的人生比較好。miyabi……他活得那麼累,眼睛裏明明是寫滿了無奈,想要放棄現在這樣的生活方式,可是有什麼牽絆著他。
如果可能,想要讓他幸福。但是這希望是多麼渺茫。死神就在那裏等待著他,手中的鐮刀寒光閃閃,白骨露出笑容,而miyabi正在接近它的懷抱。
神擋殺神,佛擋殺佛。
誰也不能阻攔他,要給miyabi幸福。
最後一個音符落地,音樂停止。他從來都只聽這一曲,之前的第一、第二鋼琴協奏曲也很動聽,可是缺少一些能夠打動人心的東西。膠唱盤被磨損得很害,因為他重複地放這一首樂曲。他無可救藥地喜愛著這首《死亡舞》,如同他無可救藥地愛著miyabi。

“醫生,有人要探視miyabi。”護士敲著門。
sakito走過去開門,看見護士身後跟著的男人,氣勢凜冽如豹,是精明強幹的人。他雙手幹淨整齊,這讓sakito對他很有好感。
“對不起,病人需要安靜,您不可以見他。”
男人上前一步:“我想這並不是因為他的病,而是媽媽不讓人來看他吧?”
sakito楞了一下,這個男人有洞察一切的目光,在他面前想要隱瞞什麼都是徒勞的。但是sakito還是打算遵守他對miyabi母親的承諾:“不,實在是他的身體虛弱,不能受到打擾。”
“我叫kikasa,是他的哥哥。”
sakito盯著他,但是他幾乎沒有什麼地方和miyabi相似,kikasa象是看穿了sakito的心思,微笑著說:“我不是他的親哥哥。我母親死後父親與miyabi的母親結婚,所以我們並沒有血緣的聯系。”緊接著他又補上一句:“不過他的親哥哥和他也沒有什麼相似之處呢。”
sakito已經不知說什麼好,但是kikasa沒有堅持,說:“如果實在不方便那就算了,我以後再來好了。”說完他向sakito告別,轉身離去。sakito注視著他的背影,有些困惑。這個叫kikasa的男人對miyabi所懷有的似乎並不是一般的兄弟之情,應該還有一些什麼沒有說出來的。
他無從了解。
到了給miyabi送藥去吃的時候,sakito放下思索著的問題,這樣想又能想到什麼,這是無法解開的迷團。
推開病房的門,miyabi坐在那裏看書,見到sakito進來就放下了書,微微側過頭,用孩子般的神情看著sakito。
迷路的小妖精,sakito心想,他將藥倒在掌心裏遞給miyabi。miyabi低頭去吃,不知從什麼時候養成的習慣,他喜歡就著sakito的手吃藥,這樣的小動作令sakito心旌搖蕩,miyabi卻作出一副渾然不覺的樣子。那引誘了夏娃的蛇應該也是有這樣的一副表情吧。
突然掌心感受到濕潤溫軟,miyabi的舌在sakito的掌心遊動,sakito的手一抖,五顏六色的藥片灑了一地。
“大夫……你在緊張什麼?”miyabi含笑地看著sakito,sakito避開他的眼光,被這樣的目光多凝視一秒鍾,五髒六腑都會溶化。但是miyabi的目光還在燃燒,他感覺得到,sakito於是試圖岔開話題:“今天你的哥哥來了。”
miyabi的反應出乎sakito的意料。俊美的臉上挂上了一副完全不同的表情,那個用歌聲誘惑著水手的塞壬消失了,那樣純真的期待的神情竟然如同天使一般 。
“kazuki哥哥他……他來看我?為什麼不讓我見到他?”miyabi急切地問道。
sakito的心一陣抽痛,不知是為什麼,那難道是嫉妒?
“不是kazuki,他說他叫kikasa。”
“哦……”miyabi收起了天使般的模樣,讓sakito多少感到一些遺憾:“是他啊”口氣多少有些不屑的意味。
“怎麼?”
“沒有什麼……他不過是……”miyabi沒有說完,只是揀起了剛才放下的書看起來,不再理會sakito。
那到底是什麼啊?你為什麼不能說出來?
讓人心碎的,就是這樣一片無知地去傷害著別人。無心的傷害往往具有最強的力量。


sakito的頭在痛,他不能明白miyabi的意思。他那樣的態度,究竟是為了什麼。
越陷越深越來越迷茫,向前的路上是一片血海,即使這樣還要前行嗎?一刀一刀,用孩童似的模樣手持利刃傷害自己的小阿修羅啊,就是無法停止對他的愛。
桌上電話響起,一聲聲格外急迫。
“!!!!……”
“醫生……你好。你還記得我嗎,我是miyabi的哥哥,kikasa。”
“哦,是你啊,當然記得。”
“我想和你聊聊,可以出來,見個面嗎?”
放下電話sakito有些恍惚, 他穿上外衣,出門之前仔細檢查了隨身攜帶的物品,之後用鑰匙在鎖孔裏轉了兩轉,鎖上了門。
kikasa約他去的酒吧他並不陌生,以前也經常去,因為離工作的醫院不遠。晚上偶爾會去那裏消磨時間。那裏有昏黃的燈光和舒緩的薩克斯,也有很不錯的B-52。但是自從miyabi入院以來他就沒有去過那裏,算起來也有很長一段時間了。

名叫Re-plica的酒吧在夜色中閃著光,這條路上本來沒有多少人,很難理解為什麼要將酒吧開在這樣的地方。推門進去,宛轉的薩克斯撲面而來。調酒師抬眼一掃,隨即低下頭繼續擦拭手中的玻璃杯。
kikasa坐在牆角的位置上,啜飲一杯龍舌蘭日落,他看見sakito進來,便舉起手中的酒杯向他示意。
“對不起,讓你久等了。”
“沒有關系,我也是剛來不久。你要喝些什麼嗎?”
kikasa叫來了服務生。
“B-52。”sakito略微想了一下,說。
“喜歡烈酒?”
sakito一笑,自己也分不清楚,到底是喜歡烈酒,還是喜歡被烈酒灌醉。
“酒當然還是烈一些好……醉了以後可以忘記很多事情。”sakito聲音很低地說,也許是想說給自己聽而已。
“有什麼不愉快的事情,想要忘記的嗎?”
“不,沒有。”口不對心的回答。
B-52燃燒著,跳動的火焰映在kikasa臉上,產生一種詭異的感覺。
“這次冒昧地約了你出來,是想談關於miyabi的一些事情。”
sakito端起手中的B-52一飲而盡,他放下酒杯,盯著kikasa的眼睛,kikasa沒有理會他的威脅似的目光,徑自說了下去:“他是個淫賤的人呢,醫生。”
“他曾經和他的親哥哥相愛,那是近親相奸啊,他們是親兄弟呢……為了不讓他再見到他的哥哥,他的媽媽,也就是我的繼母帶他離開了他原來居住的地方。但是他的淫蕩的天性是改不了的,他到處勾引人,和各種人發生關系……他還沒有放棄過想要見他親哥哥的念頭……這樣的人,上帝會拋棄他的!”kikasa帶著惡毒的笑容看著sakito:“他也試圖勾引你了吧,醫生,你這樣的人是不會被他誘惑的吧?”
sakito搖搖頭,他有些震驚,不是因為miyabi的過去的生活有多麼頹敗,而是為了他有真心相愛的人。sakito感到一絲酸澀。
“我不否認,我也愛他。”kikasa的話帶著濃濃的妒意:“但是這個可以和任何人上床的家夥竟然看不起我,他竟然拒絕了我的愛。我承認我是在嫉妒,那又怎麼樣。不過他就快要死了吧,我知道他的身體很弱,他活不了很久了,這樣多好!我得不到他,但是別人一樣得不到他!”kikasa狂笑起來,扭曲的臉和嘶啞的聲音令sakito感到恐懼,這個豹一樣的男人應該也有豹一樣的凶猛狠毒,他究竟會作什麼沒有人會知道。
“你告訴我這些……為什麼?”
“不要騙我。”酒吧中燈火昏暗,kikasa的臉在光影交錯中顯得邪惡:“你一定也愛上他了,一定,我看得出來。”
sakito不知道該說什麼,或許是什麼都不想說,事實就是這樣,他的確愛上了miyabi,但是那又如何,他也一樣是得不到miyabi的愛情的人。
獨自憔悴,誰會知道。妖精振動透明的翅膀,一臉狡黠可愛,小小的壞小小的背叛,只能讓人更加無法自拔。
“默認了嗎?很好啊……你果然也是被他勾引到的,你不恨他嗎?得不到他,他會看著你為他傷心的模樣在一邊偷笑,你不恨他嗎?”kikasa的聲音壓低了:“你不想報複他嗎?醫生。”
“我要回去了。”sakito想自己已經無法忍受了,心底嫉妒的魔鬼已經蠢蠢欲動,他不能再聽見這個男人的任何一句話,他怕自己不能承受。
kikasa聳聳肩,作出無所謂的樣子,sakito懷著複雜的感情起身離開,甚至沒有向kikasa告別。


走出酒吧微涼的風吹在臉上,sakito才察覺到自己已經臉頰滾燙。
原來他有著相愛的人,而且那個人是他的親哥哥,原來是這樣……難怪那個時候他眼睛裏閃爍出多麼不同的光芒,是他從來沒有見到過的。
說不清楚是恨他還是其他什麼樣的感情,心頭有什麼在翻攪,夜晚的風吹著,覺得冷,卻不想扣上大衣的扣子,雙腿也只是機械地移動著,一步一步走下去,即使前方是地獄也走下去,不知躲閃。或者是因為被欺騙……
護士推開辦公室的門,驚慌的表情:“miyabi的病情突然惡化了……”
來不及多問,sakito站起身沖向了miyabi的病房。推開門,那一片令人眩暈的白色,白色中間的一片嫣紅是那樣刺眼。是miyabi吐的血。
miyabi的臉色發青,雙眼緊閉,如同玩偶般躺在那裏,他看上去是那樣脆弱,讓人忍不住想要傷害他,摧毀他。
是他……傷害著所有人的妖精,仇恨在sakito心中一閃而過,現在他有很多種方法可以不留一點痕跡地殺死miyabi,是的,沒有人會懷疑,他是病情惡化死去的。sakito嘴角懸起了幾乎是猙獰的笑,快動手吧,心底的小惡魔悄聲言語。
這時miyabi長長的睫毛顫動了一下,一滴淚珠劃過了他百合花瓣一樣柔嫩的面頰,來到略為瘦削的下頜,在那裏停留了一會之後便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向下墜落。sakito看著它冷靜嚴謹的軌跡,之後它落在地上,摔碎,濺開。sakito聽見了它粉碎的聲音,這個妖精的淚水都是如此迷人,而它摔碎時的聲音──是鋼琴,沒有給人留下一絲希望的旋律。熟悉的,回蕩在耳邊──死亡舞。
“kazuki……”昏迷的miyabi喃喃地說出了這個名字,是最可怕的毒咒,重重地打擊在sakito的心頭。他咬緊了牙,不讓自己失控,但是仍然渾身顫抖。
“好了好了,心跳正常了!”護士叫著。sakito看著心電圖上起伏的曲線,那樣的波動……那是為了誰在跳動的啊。
你是為了誰才活著的啊。
為什麼要來誘惑我啊。


窗外,櫻花瓣隨風飄落,姿態曼妙。
miyabi的眼光呆滯地望向窗外。sakito推門進來,手裏拿著藥。
“吃藥了……你在看什麼?”
“櫻花──落了,我記得,櫻花這樣飛舞的時候……”
sakito把藥倒在手心裏遞過去,miyabi伸手接過,沒有象過去一樣從sakito手中吃藥,sakito看著他,眼光象鐵一樣堅硬。
“你做過什麼……你這個罪人。”sakito咬牙切齒地說,他已經無暇去顧及語言將對miyabi造成的傷害了:“你都做過什麼?”
miyabi坦然地看這sakito,嘴角上揚成微妙的弧度:“我不是早就和你說過嗎,奸淫,亂倫,濫交……你那個時候似乎並不介意的樣子啊,大夫。還是說,只要我和你上床你就不會再考慮這些?說到底你想要得到的就只有我的身體而已吧?”
“是的,我想要你。我想要看你的身體是什麼樣子,被千萬人上過的身體會是什麼樣子,這個世界上最下賤的身體會是什麼樣子。這是醫學的研究,你不要誤會了。”sakito用力握住miyabi纖細的手臂。
miyabi皺起了眉:“放手!”他盡力將手臂從sakito的掌握中掙開,那瘦弱蒼白的手臂上留下了鮮紅的指印,宛如罪證一樣觸目驚心。
sakito拉開miyabi撫摩自己手臂的手,一只手端起他的下巴,蠻地吻上去。薄薄的唇,鮮嫩的唇,sakito恣意蹂躪著它,近乎瘋狂的咬噬著,他強硬地侵入miyabi的口腔,攪動miyabi的舌。血順著嘴角流下,落在雪白的被面上。
“嗚……”miyabi幾乎窒息了,他拼力推開sakito,什麼也不說,就那樣定定看著他。sakito看著他纖弱的肩不住地抖動,胸膛劇烈地起伏著,受了欺負的妖精無處發泄怨恨,他什麼都做不了。
“不要這樣看我,你這個賤人。你明白自己是什麼嗎?是所有人的玩具!誰都可以上你,你就是這樣下賤!”用鋒利的言語,洞穿心愛的人的心,這樣扭曲的快意包圍了sakito。
又是那樣嫵媚的笑容,miyabi拭去鮮血,用那勾魂奪魄的眼光看著sakito。
這是……諷刺嗎?
sakito心中在哭喊,為什麼對妖精做出了這樣的事情啊,為什麼自己變成了無情的惡鬼啊,然而他無法控制自己的行動,他將miyabi壓在身下,粗暴地扯開他的病服。miyabi沒有反抗,就象被剪斷線的提線木偶一樣任憑sakito擺弄。
既然已經被憎恨了,索性讓他恨吧,多少恨意也不在乎了。既然自己已經成為了鬼……
miyabi櫻粉色的入口呈現在sakito眼前,sakito猶豫了一下,就進入了他的體內。
櫻花瓣落在地上,鏗鏘有聲。


死亡舞的旋律回蕩在房間裏,但是沒有人在聽。
sakito離開了家,他沒有目的地,他只是在街上遊蕩。
就那樣撕碎了薄薄的翅膀,妖精無聲地啜泣著,他的手上,染滿了銀白色的妖精的血液。
做出了那樣的事情的人真的會是自己嗎?

他腳步踉蹌,穿過一片燈紅酒,一臉幸福的人們,誰會去在意他。
他奪去了自己所愛的人的幸福,為什麼不讓他在最後的人生中享受到哪怕是一點點的樂趣呢?在心中原來還有這樣暗的角落,還有欲念滋長。
點燃香煙,煙霧在他眼前繚繞,恍惚中他看見miyabi哭泣的臉。突然想起來,miyabi從來不在他面前哭泣,哪怕是被他蹂躪時,哪怕是忍受著疾病帶來的劇烈的疼痛時,他從來沒有掉過一滴眼淚。而為了那個名叫kazuki的人,他落淚了。
kazuki到底是誰?是什麼樣的人能讓miyabi對他如此依戀?
抬起頭看見Re:plica在眼前,他走進去,看見kikasa。
kikasa對他笑,撒旦一樣的笑。
“你來了。”
sakito強壓著心頭的怒火,說:“你可以講給我聽嗎,miyabi和kazuki的事情。”
“哦,我不是都對你說過了嗎?”
“我想詳細地了解這件事。”
kikasa搖晃手中的酒杯,杯中金黃色的液體在蕩漾:“也好,那我就告訴你吧。他們是親兄弟,但是他們相愛並且發生了關系,很惡心吧。他們的汙穢的戀情被發現之後他們試圖私奔,但是被抓了回來。miyabi的身體本來就不好,在逃跑的時候他染上了肺炎,這也讓他的身體越來越虛弱。他的父母本來關系就不好,在這件事發生後他們就離婚了,miyabi的母親帶著miyabi嫁給了我的父親。miyabi的自由受到限制,不允許他和kazuki見面。從此以後他就開始沈淪──也許這個詞用得不對,應該說是他淫賤的本性開始顯現出來,他和任何一個人上床,誰都可以得到他。我是真心愛他的,也和他上過床,我以為我的愛可以感動他,可是這個賤人完全無視我的感情,他就是這樣……我真的很想殺了他。”
sakito覺得冷,他盯著kikasa的眼睛:“那麼kazuki現在在什麼地方?”
“死了。”kikasa輕描淡寫地說:“出了車禍死了,當然了,miyabi還不知道,我到很想看看他知道這消息以後是什麼表情。”
sakito猛地站起來,轉身沖了出去。


推開門,死亡舞還在繼續,一遍一遍重放,不停的召喚。
13分22秒的樂曲,思想的時間,他做出了決定。

來到醫院,他快步走向miyabi的病房。
miyabi已經睡了,他的睡臉是那樣無邪,妖精陷入了深沈的睡眠。
sakito從口袋裏掏出准備好的針劑,他看著miyabi,今後就不會有這樣的機會了,手中的針劑將帶miyabi去到另一個世界。他在那裏一定會很安全的,不會有人來糾纏他,那是妖精的世界。
“你還在等什麼呢,大夫?”
sakito吃了一驚:“你沒有在睡?”
miyabi看著sakito:“如果要送我去見kazuki哥哥,我很感謝,請快一些吧。”純純的神情,小鹿一樣的眸子似乎在訴說什麼。
“你……miyabi,對不起,對你做了肮髒的事情……”淚水流出來,但是怎樣也洗刷不去內心的愧疚。
miyabi微笑了,水晶破碎一樣折射出奪目光華的笑,眩目的光芒刺痛著sakito的心。
“那天我和哥哥一起,從家裏逃出來。下著雪,很冷,哥哥把外衣脫下來給我穿。他扶著我在雪地裏走,我回過頭去看身後的足跡,然後我想,我再也不會回去了,我要永遠和哥哥在一起……雪花落在我的額頭上和哥哥肩上,他對我說‘我們就要得到幸福了’,我好開心,我相信他,一直相信他。那些雪花不再是冰冷的,它們象櫻花一樣飄落,輕柔地落下來,掩蓋了我們的足跡,我想這樣就好了,就是永遠了,我們已經告別了過去……他們把我們找了回去,那個時候我們身上沒有錢,坐在地鐵站裏,互相依偎著。他們要我和哥哥分開。後來有一天,我看見哥哥坐在我的床邊,對著我笑,然後他站起來,漂浮在空中, 他的身上散發出柔和的光,他說‘以後要好好地對待自己’,他就消失了,我知道哥哥死了。沒有他我怎麼會自由呢。我開始放棄了我的人生,反正我的靈魂已經被哥哥帶走了……現在的我只是一個軀殼而已,請你結束我罪惡的生命吧……”
“不……不會的,你是無罪的,miyabi,你是最純潔的……你是神的孩子……”
sakito語無倫次地說著,這份悲傷該如何表達,他不知道。只有如死般的樂曲才能承載這樣的一切,懺悔、渴望、悔恨、糾纏,重生……
只有如死般的樂曲在暗夜裏鳴響,整個世界似乎停止了運轉,聖潔的白色花朵堆積在miyabi腳下又被鮮血染紅。
“miyabi,你是這個世界上最純潔的罪人。”
miyabi伸出手,青色的脈管在sakito眼前跳動,其中是否也燃燒著火焰?
沒有再猶豫,藥水注入了miyabi的血管,隨著心髒的搏動散布全身,miyabi的生命一點點流失。他的眼光投向夜空,天上的繁星已經黯淡,為他熄滅了自己的光芒。這朵世上最受寵愛的百合花枯萎了。他的最後一個表情,是停留在唇上,尚未綻放的微笑。
“你能原諒我嗎?”sakito輕聲問。


最後的音符落下,粉碎了所有希望。
是的,一開始就明了了,這是沒有結果的戀情,這是未完成的故事。
但是還是固執地要投身其中,仿佛是中了魔咒一般,走向死亡的深穀。


[ 完 ]



胡言亂語部分[^^]:
是要送給火月大人的生日文,因為我是很懶惰的,除非有人用一個有說服力的理由逼我寫,否則我是不會寫什麼的。所以以後各位大人多過一些生日啦,不然我就真的再也沒有什麼文出世了,(某女人言:你這樣的文還是不要出世比較好一些)
文中說miyabi是“世上最純潔的罪人”,其實這句話是我用來形容marilyn manson的,在看到他的一張照照後想,啊,他就是這樣的innocent,然而又有lustful的感覺在裏面,真的是純潔的罪人呢。
這篇文也有我寫的文共同具有的毛病:虎頭蛇尾啊,寫到後來已經完全偏離了開頭的設想,本來沒有打算讓miyabi死戀著kazuki的,看上去很不搭調啊,而且讓sakito做攻的可能除了我就沒有別人了吧~~
下次要挑戰一下其他indies band,比如寫merry或者MERRY+AN+BLOOD如何
留言☆用件


給管理員遞小紙條
逆襲此文☆TRACKBACK地址(請複製好后放入您的記事的相應空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