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FROM:UNKNOWN(仇枯顏)
DATE:2003.10.19

// unmama送的03年生日禮物。記得當時似乎是對AF的愛的最高峰期?[笑] 不過説起來,那都是在某AF大神的帶領下,自己才會走上萌這CP的路的,所以再怎麼講我都只是個渺小的習慣六十度仰望的頭號跟隨者阿(-v -)
AF大神萬歲~~~[笑翻過去]

CP 跡不二
章節 完
備注 祝火月生日快樂


色絨布球台上將最後一顆紅球輕松滑入底洞,不二眯起狹長的眼微笑著拖過木質椅子,花崗岩地板發出刺耳的聲響。坐到的椅子上的不二皺著鼻子搖了搖頭,意興闌珊的手抄過擱置加了大量檸檬的蘇打水啜飲兩口,密麻的酸味刺激味蕾麻木嘲諷這局他的吃敗。

“吶,Keigo的技術根本可以去打比賽的嘛。” 不二笑著調侃,跡部不為所動。他瞄了不二一眼,以動物的警覺與優雅收斂起放肆的打量,再次俯身以手作為擊球支點輕輕推杆,黃球發出清脆撞擊聲響擦過球落入低洞,白球在洞口轉了兩圈倒退至色球附近。這無疑使年輕的男人心情大好,輪廓清晰纖薄的嘴角不僅輕揚,勝利女神總眷顧著他。

調整著入射角度,連擊球一石二鳥,續灌進色球與棕色球,營造了一貫風格的辛辣。

不二暗自歎口氣,雖然非常的不甘心,明了大勢已去幹脆地將稈子放到一邊,手指摩擦著玻璃杯緣,欣賞著跡部精准的擊球。

跡部在球杆頂端塗抹著防止打滑的白堊粉。他再次彎腰,駕著球杆指節分明的左手食指套著仿墨西哥風格的半寶石銀戒指,中間鑲嵌著大方不規則石榴石。斯沃淺灰色的表帶從米色的毛衣袖口處露出影子,銜接著毛衣與白皙的手腕的空隙。白色的毛衣異常優雅包裹著修長的猿臂,一路延伸至擁有活力的肩膀。然後露出一張充滿自信瘦削冷豔的臉膛,銳利的目光穿透過球路,略微抖動的暗藏在皮膚表層下纖細的肌理,嘴角毫的自傲地上揚線條都與被空氣愛撫柔順的金發異常和諧融合。

不二靠向椅背,視線更開闊。漂亮的藍色眼睛渡上薄薄一層水氣,滲透著沐浴在溫暖橘黃色燈光下的跡部被柔和了的輪廓。漂浮在空氣中昏黃朦朧的色澤與酒精發酵的味道,在半空中飄舞著沈積慢慢潛伏到腳邊,青年的人坦然欣賞著一副被靜止的名畫,從中吸取涵養與挖掘美麗,那是百看不厭的。

藍色球,粉色球,色球,中了詛咒般乖順地在跡部指揮下依次滾入球袋,最後一種顏色由桌上被人為幹淨抹去,一塵不染球桌鐵證如山無言的證明跡部完成漂亮的一局好球。跡部的愉快由眼角迅速擴散至唇角,牽動他整個面部表情成為欣然的笑容。勝利總使他很愉快,不二注凝視他端起一旁的呈方形璃酒杯,用眼睛描繪著跡部,篤定的想著。

呵呵地笑了兩聲帶著悻然的表情抬起手臂懶洋洋地拍手,恭喜著跡部四比三的贏地漂亮,手掌不徐不慢輕輕合上,每一下滑過的掌風都懶散富有情調。韻律由指間柔順持續的跳躍著,蕩漾開有些挑戰的意味隱匿在昏黃的空氣中良久不曾散去。

“如果不想拍手就停止。”跡部拿著酒杯,饒過球桌優雅地渡著步子。列為譏諷的笑容絢麗的展示著風采。發緣的碎金跟隨著每一步端正的步伐落下滿地的燦爛,室內的昏黃由緊密的光線打破,白光密密麻麻鋪滿一路。宛若下凡的天神。不二瞧著,忽然覺得這個笑容有點礙眼。他打開眼睛,原本的溫順消失無形。一邊玩味的勾起手指示意跡部過來。“吶,你也太難伺候了。就我們兩個人,我不拍,難道還你自己拍?”

跡部依在球桌邊,啜著湖泊色的液體,警覺道,“要做什麼?”

“接吻啊。”

毫不吝嗇感官的垂涎,掩蓋接吻的欲望,向前略傾身體,不二態度很幹脆俏皮地回答。他在一片暗光裏眯著眼睛得出曖昧而不屑的結論,“你不是說我是個接吻狂麼。”咯咯的笑著,見跡部不打算動身,他笑吟吟著主動湊進他。於是暴露在空氣裏挑釁的語言順著愛憐地的手指爬上皮膚,刮過優美的唇線,徘徊在表層紅潤的皮膚遊移。口吻是討好的,“吶吶,K-e-I-g-o,何必那麼當真呢。”

“Fuji Syusuke,這招沒用。”跡部伸手環住不二的腰,口吻再無商量余地的斬釘截鐵。

不二的目光陰沈著,“真的?”

“絕對不妥協。”

語畢,跡部吻上不二。不二微笑著閉上眼睛,迎接他的到來。

挑逗伴隨著親密的接觸,細碎的親吻沿途而下穿越柔韌的曲線。舌頭溫柔的糾纏著,像他們很多次的接吻一樣。興起在散步的海灘綿密的深吻,離開家門口依依不舍親昵的吻別,睡前互相祝福如羽毛般輕盈的晚安吻,和煦而充滿激情的伴隨著他們渡過平穩時光,必須需要對方的意識如同習慣,毅然鐫刻在心靈深處不可磨滅的記憶已與本能深刻交織密不可分。

“吶,A-T-O-B-E君,從三千英尺掉下去的話會變成什麼樣子呢?”帶著微笑的表情提出風馬牛不相及的問題,跡部心知肚明,“哼,難道你還希望能夠全屍嗎?”

“呃,遺體告別那張臉一定要微笑著,別太難看。”

“喂……”

“對於我來說看牙醫就等同於從三千英尺跳下去嘛,所需要的心理准備。”

“……”

“A-T-O-B-E。”

“別撒嬌,絕對不可能。明天一定要去看牙醫。”跡部語氣有著寵溺,卻異常堅定。

不二眉梢一挑,嘴角譏嘲的角度上揚,“自作主張,你還在記仇上次我用同樣的方法騙你去看牙醫,真是沒愛心。鄙視你。”

“彼此,我才不要和一個經常做到一半忽然嚷著牙疼的家夥接吻。”

“不覺得那樣更有情調?”

“咿咿呀呀痛的時候?第一次也沒疼成那樣吧。嘖,你不知道一邊疼一邊笑,那個表情有多恐怖嗎?”

“Keigo……“

“別給我裝無辜,天才竟然怕牙醫,說出去很好聽。”

“請不要使用嘲諷的口氣威脅我,激將法我也會。”

“那麼就乖乖去牙醫那裏吧。”

隔日。

“哦,來了啊。終於決定開一刀,讓智慧齒長出來了麼。”

年輕的醫生整理著器具,溫和的語氣企圖降低不二縮成一團的防衛。跡部面上的笑神經正在壯成長,不二捂住昨夜再次紅腫的面頰著臉,走到躺椅旁坐下,他最後狠狠地瞪了跡部,跡部依然不為所動的牽著不二的手,情人被迫面對牙醫的臉膛滑過繃緊的笑意時溫柔的守侯著,嘴角卻嘲弄著他的氣急敗壞。


─完─

留言☆用件


給管理員遞小紙條
逆襲此文☆TRACKBACK地址(請複製好后放入您的記事的相應空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