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FROM:雪柳
DATE:2003.11.07

// 雪送的03年生日禮物
其實本來還有配圖的,可惜無斷不能,便打消了一起轉過來的念頭
並,原來雪似乎是讓我挑HAPPY ENDING OR SAD ENDING,我後悔了呀(TA T)....為什麼當初自己不挑HAPPY那個....千不二私奔阿~~我支持私奔!!!(天音:你現在才來後悔有什麼用= =)

身處一個巨大的繭。
四周都是光滑的白。
可是當手指觸碰到那雪白的一瞬間,突兀地冒出很多的字母來。
就象顯形的用隱性墨水寫的字,爭先恐後。
T-E-Z-U-K-A
TEZUKATEZUKATEZUKATEZUKATEZUKATEZUKATEZUKA
好多好多的T-E-Z-U-K-A,可以把人逼瘋的多。
他不想看,用手捂著臉。
但那些字居然從指縫裏流瀉進眼簾,排得滿滿。
他不能忍受。
於是醒了。

睜開眼,晨光如劍,刺的他想流淚。

重複的夢境,何時才結束?

吶,我已經醒了,進來吧。
他好脾氣地招呼小心翼翼守在門外的人。
他在鏡前坐下,拿起梳子。
TEZUKA先生……又出去了……
本來就小的聲音,還特意地把[又]字咬得異常含糊不清。
是嗎。
放下梳子。他把[果然]兩字咽下喉嚨。
習以為常的了……但還是那麼難過,為什麼呢。

吶,待會我要出去,別跟著我了。
……是。

跳蚤市場裏人聲鼎沸。
不過所有人的視線在他走過時異常集中,就有那麼瞬時的安靜。
他今天穿的是素白的緞面長袍,藍暈紫染的腰帶繡著暗花,妖冶地合適。
外出時他從來不會故做掩飾地把面紗一類的東西戴在臉上,也從不妝飾。
他也習慣性的將各色目光視若無睹。

他享受著喧囂中的寂寞。
噩夢每天的到來攫取了他的大部分理智,他覺得自己沒有崩潰真是太稀奇了。
何況還有自己丈夫的冷淡、[家]人比嘲諷更惡劣的同情,下人的竊竊私語。等等。
當初因為能嫁給那個思慕已久的人而雀躍不已的自己,
沒有想過那個人是否也有著同樣雀躍心情的自己,
信誓旦旦地向姐姐、向最疼自己的人保證一定會快樂的自己,
甚至到了現在仍不願放手的自己
……
就象一個單純的傻瓜。

眼底突然跳過數抹繽紛的色彩,禁不住誘惑地低頭瞥去。
是玻璃彈珠。
赤橙黃藍靛紫。陽光的微笑。
漂亮的……(伸出手)
不,還是算了吧。實在是不相配呢。(收回,轉身)
哎喲,客人,真的不准備買嗎~
他一直沒注意到的橘子發色的賣家沖他喊。
對了客人啊,我也會一點點的占蔔呢。你要不要試試看?跟你說啊,我最喜歡漂亮的客人了,所以這是免費的哦~~~
……

恍恍忽忽地走在回去的路上,他腦海中回蕩著占蔔者的話。
你一點也不快樂。
更要命的是你以為自己是快樂的。
你很脆弱,但你不知道。
說這話的占蔔者一點沒有剛才嬉皮笑臉的模樣,可以說是迥然不同。
讓他不得不相信。
蝴蝶可以帶給你解脫……
生死其實沒有界線。
最後這兩句到底是什麼意思,他想。
真亂……今天。

咦咦?他竟走錯路了,真是少見。
今天的確是太奇怪了。
奇怪到讓他看見他的丈夫,還有傳說中的那個人。
他們在一起。
眼神動作中有幸福流露。
他張了張嘴,卻什麼也沒有說出來。確實也說不出來了。
陽光是冰的。
他走開了,步子輕得沒有驚動任何人。

回到[家]裏他立刻進房間,關門。
他在床上蜷縮起來,緊緊抱著自己。
我什麼也沒有看見,什麼也沒有看見……
我……
他睡著了,臉上寫滿不安。

這次的夢,他奇異地沒有身處繭中,而是從外面看著。
原來[外面]是這麼的糊糊一片,只有繭子在散發著微光。
仍是那麼潔白。
可是,慢慢地繭子開始鬱動。
他甚至可以看見裏面的字蔓延的樣子。
又是……這樣?
在裏面掙紮?痛苦?
死……?

但是他看到繭子的晃動越來越大,出乎他的意料。
好象有些破開了。
破口越來越大了。
一點、一點、又一點。
啊,有東西從裏面出來了!

蝴蝶。
很大的蝴蝶。
蝴蝶從繭子裏飛出來……

不對。
那不是蝴蝶。
是有著蝴蝶翅膀的人。

巨大的薄翼伸展開來,金輝燦爛。
那人回頭對著他笑。
是他自己的臉……?

然後、快速地飛離。
沒有再回頭。
那世界突然鮮亮。
暗盡散。
剩下的繭子看上去很無力。

他突然醒了。
夢似的換好衣服,到跳蚤市場去。
照常地吩咐下人不要跟著。

客人~這次想買什麼呢?還是~再占蔔一下?
唇角淺淡地一勾。
請給我……

是夜。

誰、誰快去把TEZUKA主人找回來!
是、是的!

他坐在沒人爬得上去的高高屋頂,雙手抱膝,俯視驚慌失措的下人和[家]裏的人。
誰也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用什麼方法上去的。
而他只是靜靜地把視線投射。

TEZUKA主人,您總算來了!
TEZUKA,你呀……
下人和[家]人都埋怨著那個男人對他的冷淡、漠視。
最後那個男人終於有了反應。

F…
SYUSUKE,不要做傻事,快下來。

第一次聽見那個男人用名字稱呼他,第一次看見男人臉上對他稍微關心的神色。
而他,
已經沒有任何感覺了。

他打開身邊的一個大袋子。
拿出裏面的東西,一個個點燃,放手。
焰火。
爭相跳上天空的焰火。
像盛放在夜空的異色塗鴉,妖嬈旖旎絢爛。

他忽然站起身來,張開雙臂。
凝脂白的袍裾狂舞著,被焰火染得異常耀眼。
他笑了。
後來下人們都說,
這位栗色頭發冰藍眼瞳的人,從沒有也再沒有笑得如此美麗過。
很多人蒙上了雙目。
而稍後落在他們身上的,卻是很多冰涼的硬硬的物體。
啊,是彈珠!
有人驚叫。
呃?
不敢置信,那些斑斕瑩潤的彈珠,居然有那麼多。
落得像下雨一樣。
冰冷的……

在誰也沒注意的時候,
他自那裏跳下。
帶著說不清是淒惻抑或幸福的微笑。

等到第一聲尖叫響起,
氣息已絕。

血紅。
雪白。
觸目驚心。

恐怖的神色,悲傷的神色,淡漠的神色……
他都沒有看見,也永遠看不見了。

跳蚤市場的一隅。
橘色頭發的青年和別人說笑的表情突然停頓了一格。
啊呀……走掉了呢。
聲音很小。
KIYO,嘟囔什麼呢!
啊哈哈,沒有沒有~~~我們繼續聊吧~~~~
真是個怪人。
哈哈哈……


*** FIN ***


月親親~~~~
禮物到了,請簽收哦
就算這文有多麼BT、無聊、不知所謂
看完請給點感想吧……(厚臉皮ING)
留言☆用件


給管理員遞小紙條
逆襲此文☆TRACKBACK地址(請複製好后放入您的記事的相應空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