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週一的早晨是沒課的,而昨晚又在表弟家過夜,所以今早終于在殯儀館的人員解説下了解了上次他們敲定的内容。
各種各樣待填的手續表格、費用一覽、流程確認,還有選好給六姨穿的衣服。
一直也記得她喜歡那種領口很大很領子一層層的上衣,鬆的裙褲,上次回國購入的PRADA手提袋。外婆一邊牢騷一邊挑著其他物件,最後是一個人在客廳裏面靜靜坐了失聲痛哭。
她始終重復,爲什麼如此殘酷,這些本不該由母親來給孩子做的事情。
...只好無言遞過面紙。
但願擁抱能夠讓一個傷心的母親停止哭泣,可惜不行;如果哭可以讓已經逝去的人復生,便大可將雙眼盡情沉浸在涙水中,直至天昏地暗。
上課時記起LUEISE週日午茶跟我們描述的情景...六姨披一襲棗紅色的外套,踏在第二層臺階上,面露微笑。
我不是天主教徒,我也不相信神,但是我忠心期望彼端有個快樂的國度,那裏有天使奏響了聖樂,飛舞降下,迎接她的來臨。
留言☆用件


給管理員遞小紙條
逆襲此文☆TRACKBACK地址(請複製好后放入您的記事的相應空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