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浮光
作者:渥丹

文案:
他看见谢明朗走进那片草丛深处,只留给他一个穿白衬衫的背影,和那个早已熟悉的举相机的姿势。不知名的野草在夕阳下深深浅浅地绿着,微风拂过,泛着金光的草浪一层层低下去,野花的香味却在同时浓郁起来。而谢明朗被这些茂密的植物包围着,自在又安然。
言采忽然想到,曾几何时,凝望的那个人,换作了他自己。

略過作者馬甲不提,感謝親愛的瀑布的推薦,此乃好文,非一般意義上的。
文章通篇讀起來可能一點都不輕鬆,且相當耗費精神。
用普通理解白話文小説的頭腦去看的話,很有可能會被過於曖昧的言語和大段大段鏡頭描述搞得興致全無。
要理解人物關係和他們的各種情緒在這其中顯得尤為困難。
卻也恰巧因了這些,在到達結局之後,我才能長出一口氣來,感嘆還沒有見過比這篇更像一隻貓的文章----慵懶 隨意 高傲 優雅 反復無常----諸如此類的特質比比皆是。
它不屑于輕易提示,甚至故意不提示,讓人去從一段戲或者一個鏡頭和一些表情中追逐角色們的想法,琢磨他們的心境,又在你以為已經捉住了某些旁枝末節的時候現身,告訴你那全是錯覺,你犯著和文中角色一樣的錯誤,陷入名為猜測的泥潭中,然後被玩弄得樂此不疲。
對此印象最深刻的一幕是謝明朗在言采生日當天去《塵與雪》劇組拍攝現場,旁觀某場景的拍攝過程。到現在我都覺得這段的心理描寫實在是非常複雜難以參透。從臺上的言采,到旁觀的工作人員,到陰暗角落里面的謝明朗,甚至是已經作古的留下《塵與雪》分鏡劇本的沈惟,每個位置上的人都有不同心思,閱讀這段落的當下我可能比較貼近謝明朗的想法,但到後來則完全是走向言采的心理曲綫。他説他那一刻仿佛能看見攝像機後頭的就是沈惟本人,不由得令我感嘆從一個位置移動至另一個位置,眼中風景可以完全不同,甚至能令人瞬間理解原本在這個位子上的人的心思。
事實我作為讀者,一直在擔心沒有辦法跟得上作者的思考回路。
至少是當初她下筆時候的。
於是在閱讀過程中反反復復推敲著同一段場景,聯繫那之間的人和事,企圖尋找契合點。
文中角色說出來的話往往不僅是一句話,他們的動作可以有很多含義。
被眾評論所樂道和稱贊的關於電影及戲劇內容的描寫,關於謝明朗構筑的照片畫面的解讀,我從正面與側面觀看它們,發覺又都不同,之所以說這部作品像貓而不是別的什麽動物,可能更因為文中類似情形者眾,像製作一部電影,只給你畫面,不帶解讀,各人看了都有各人的風格詮釋。
作者耍著文字堆砌成的畫面,和讀者玩起單方面的捉迷藏,順便把同樣的行為放到角色身上,讓言采跟謝明朗也在互相的試探之中捉著迷藏,直到最後彼此牽上手,我們合上書,故事有了個不太現實的結局。
渥丹説那才是言采和謝明朗的開始。
應該是吧,浮光散盡之後,他們才要開始彼此融入了的人生。
反正番外我還沒有食用,卻早就做好準備迎接作者認為的現實生活中灰暗的部分。
説起來,浮光的人物運用其實并非無可挑剔,到現在我都不知道其中某幾個角色出場的意義何在,要舉例的話,季展名?沈知?卫可?其他還有很多很多,誠如我一開始所說,這不是篇一般意義上的好文,可它特殊的地方卻是其他耽美文裡面找也找不到的,像隻貓,曖昧,隨意,將線索和它手裡抓玩的毛團一樣弄得滿地打滾,翻來覆去,使人找不著頭緒,偶爾跳開撥弄兩下紗窗,接著不見蹤影,又跟過去抬頭才發現它蜷著身子攤在別人屋頂上曬太陽,身上的毛皮脈絡分明。
於我自己,這文還有兩處引起強烈共鳴的地方:
一是關於攝影,一是言采身上猶如錯覺一般的,某些重合。
自家母上嗜好攝影,所以無法避免接觸很多相關,蹲在同個地方半天配合不同時間的光線捕捉鏡頭toka,看見美景直如驚天禮物恨不能手邊憑空出現愛用相機而在身邊走來走去坐立不安toka,到了異國即使要趕路也不免為錯過路上風土人情而邊催促腳步邊肚裡大嘆惋惜toka,不屑對著天然美景猛按快門而是捧好器材拼命等待值得捕捉的一瞬出現toka,真是說也說不完....至於言采身上的重合,厄,可能我想太多,但不止一次,想到了張國榮其人。想到他的程蝶衣,想到他和唐唐,想到他沒能走完人生最後色貌衰敗的時光,提早給了自己一個結局。於是看這文的時候總不可避免往言采身上加諸這樣那樣的灰暗色調的光圈。及至好幾次主角在屬於他的私人生活中把演技帶入,終令我懷疑,其實張國榮也是這般,已經無法再把他的張國榮這個角色給演繹下去了,才選擇出那樣的結局。
當然,事實如何沒人清楚,觀者如我眼前所見也只能是鏡頭中的光點組成的虛幻人影。
最後我發現,我也在了這文裡。在他們臺下,萬萬千千的圍觀群眾之中。

// 丫的要寫個感想都那么難,很久沒嘗試過了=。=
此乃第三版,拒絕返修....算了吧,又不是寫給人看的,收工!看番外![...喂...]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當初看人設已經很在意這次n+chiral的新作,比Lamento的期待度高
前作總叫人感覺殺必死味道濃厚,貓耳貓尾toka,而這部除了第一眼看上去很June感,名字偏偏叫sweet的矛盾外,怎麼講,簡約風的official site設計還是有成功擊中到本人內心柔軟且腐敗的部分的
遊戲整體連一周目都沒走完,昨日困頓下勉強借著skip功能走完了一條線,生子ED
好吧,悄悄舉手,中途實在沒耐心,有去相關論壇找捏
而未被捏前看到肉塊産出這種挑戰口味底線的情節就已經隱隱約約有這次該不會玩男男生子主題吧這樣的預感
最終證明我感受性良好
雖然淵井鏑先生利用的是寄生、宗教以及種族繁衍本能來敘述故事,但本質!本質的結果仍然是男男生子吧……(即使生得外瑞血腥且不人道),於是好這口的同學們你們可以滿足了,合掌
具體遊戲感想稍後等我認真仔細看完故事再整理,這次比較想提及的是製作者們的後記
其一,姫谷在男性STAFF群中的高人氣
[笑]這點完全沒有想到,自身來説姫谷的存在感并沒有那麼強烈,從他出場到後來爲善彌而暴走要追殺主角二人的地方都是,一直當做推動劇情的人物來看待,譬如揭發翁長家秘密,還有去接送善彌在毎天五點的時刻守在他身邊保護他,給善彌做飯嘗試調和父子關係,等等等等
也是到後來看完STAFF們的感想才逐漸倒過頭來思考,爲了守護翁長父子而做了那麼多事,且渾身上下充滿男人味,兼具包容與氣勢的角色,這樣的姫谷,不能用喜歡如此膚淺的字眼去表達了,只能憧憬吧,「可以的話想成為這樣的男人」,唔,我是這麼理解的
至於「姫谷に坊ちゃんと呼ばれたい」的那位STAFF,笑,那是FAN
其二,比起姫谷的高人氣,哲雄也能被男性STAFF群接受讓自己深深覺得這是時代的進歩阿進歩!
同理,渾身散發著基情氣場的蓉司,我覺得他有點可憐ORZ(…各種意義上)
另外更可憐的臺詞最多的龍套睦,估計就是被全民無視,汗,沒關係,跑龍套也有跑龍套的尊嚴,能打醬油打出一個BAD ENDING來是實力……(太沒説服力了ORZ)
其三,同場景CG的差異性小
一般習慣nc18遊戲的都應該知道,同CG之間稍微動幾個地方就能製造出事前事中事後的差別來,例如表情阿液體阿(……)甚至手腳擱放的地方,而sweet pool這次操作的基本都只有場面拉動,zoom in/zoom out等這類枯燥無味的轉換
不過換個角度看,至少製作組的筆墨都潑在內容和營造氣氛上,對於畫面處理的不著重,反而可以理解并給予尊重,當然這和畫師的時常(?)走形是沒有直接聯繫的=w=
其四,其四關於虚淵玄先生的那段話感受頗深,要再整理一下思路||||
其五,「sweet poolは今までのキラル作品の中では、もっとも男性が受け入れにくいテイストかもしれません」
我想也是,要是那麼容易就接受了你讓視生子文爲雷區的同學們情何以堪……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