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終于發現不大對勁的時候是在某個群上
大家散地聊些新作
譬如CAST、譬如内容、譬如H度
譬如最近開始注意的人
譬如愈來愈厭倦的聲音

某人説他聽膩了,這麼容易就被抛棄的,卻有更加多的人仰望脊背,前仆後繼,恨不能沖上去代替他揮揚手中昭告的大旗,今日開始,成爲新FAN
某人強烈抨擊不懂尊重不識禮儀的新手,緬懷著舊日感嘆林子大什麼鳥沒有,卻忘掉年幼時也曾怯怯伸手從他人掌心掠走香甜的果實

都只是人,純粹的天然的卑鄙的自私的主觀的,一個一個人
不需要迎合,沒有色與白色
荒謬的2006,許多東西,不能接受就不要接受,寧願遠離也無法應聲配合,是的,三分鐘熱度又怎樣?
唯有自己跟自己玩了
僅僅回到原點,一切重新開始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幻想過要不要在房間門口挂一盞燈,上書“病中”,然後就有人來慰問
咳...好吧,我確實沒有詛咒自己快挂掉的意思
但是生病仍然非常痛苦,兼之愈發懷念起母上的關愛以及父上不怎麼樣的廚藝
考慮如果三日内感冒還不好,就把現在的工作辤掉
畢竟食肆行業很忌諱病毒傳染,犬現在可是流動病源(笑

今日一早出門購入新的感冒葯,順帶生活用品若干
然後友人J如約到訪,屋子還是保持日前那副淩亂的模樣,只床鋪與電腦桌整潔異常,公共AREA的衛生狀況就不用我説了...無評價才是正確的選擇= =
接著外出就餐,商量的結果是趁NIGHT SHOP去CITY逛街看電影
還好看電影,要唱K就死了....我親愛的喉嚨想必會不堪負荷而湧血自盡|||
7點20分的票,此前本打算到MYER瞧瞧,怎知上五樓去找友人L時,意外被淹沒在涙的海洋裏
厄...犬從來不知道自己竟如此受歡迎||||
好吧,被留下的滋味確實不好受,不過,搬出來也未必如想象中海闊天空,自然各有苦楚,便如人飲水了

逛街泡湯,仍需趕場電影,幸好不喜歡準時的澳洲人善於使用廣告這玩意兒,到達時分明位置還很多
由於犬頗嫌棄某章姓演員,結果看的是恐怖片《HOSTEL》
唔,該怎麼説呢,形容為血腥片更恰當也不一定?確實就是沒什麼想象力的依靠血肉模糊來構築成的感官性噁心影片。故事約摸猜了個八九不離十,導演和編劇同學居然輸給寫VR同人的那些小女生....唉....JP式的BT型暴力恐怖看來影響範圍有待加強

啊!幾乎就忘記提起了
今日的再次茶蛋糕,另外的搭配變成香芋,依舊是非常美味的,令人流連忘返的茶香^^
照片附,拒絶不明毆打(遁逃

從來不是個喜歡搬家的人。
行李太多,回憶太多。
習慣也算是沒有道理的堅持的一種。

兩年的時光當真如流水般一去不回頭,這兩年裏干過些什麼是手指頭也可以清算出來,學習停擺,工作停擺,動力停擺。
一個平靜安逸的地方。
一些値得珍惜的朋友。

只能無聲道了珍重。

都還是要在這片異國土地上掙扎求存,兩年,又一個兩年,再一個兩年。
北邊的EASTWOOD,北邊的歌。
我曾經用心聆聽過。

IMG_1485.jpg IMG_1486.jpg
IMG_1488_2.jpg IMG_1489.jpg
※ALL SIZE in 1024*768
搬家是痛苦的...全身骨頭都好像散架了一樣
但是更痛苦的是因爲感冒,分明這個季節沒有很流行感冒病毒的,自己卻被擊倒
家裏的藥物也已經過期,就讓我自生自滅好了Orz

由於搬去的地方空間不足之故,PACKAGE基本保持原狀
就是説書本處於封印
第一件事先SETUP好小電,然後是床鋪的位置的清理,於是睡跟玩的問題解決了
吃飯的話根本不是問題...尤其在感冒症中
洗滌用品有挪到大約可以容納少許新衣的地方,其他容后解決吧
衛生間確實不大衛生...不過東西都是放在自己房間就還能忍受
只好一個人努力狹窄地生存了![捏爪]

昨日的搬運過程極大限度地體會到人情冷暖
不,該説有錢能使鬼推磨
即使找自家小表弟幫忙也是一樣,一頓不菲的午飯加某日電影乙場
中間的空當去接機,六姨毎次都虧我行李太多,厄,那麼30.7KG還被弄壞掉把手的這件叫什麼?
收穫還是有的,被贈送了YSL的BABY DOLL香水,味道不錯,雖然很懷疑會完全不適合自己||||

明日預定到新學校ENROL去,今日休息至上,睡眠睡眠

搬家的事情一旦被決定,友人L就跑來要求幫忙刻盤。因爲之前購入了新硬盤的緣故,所以順道往裏頭拼命塞東西,連續劇舊電影娛樂節目等等等等,雖然極可能連看的時間也沒,但至少不用自己去龜速下載,尚算値得吧...

Harry Potter and the Goblet of Fire
此版本效果相當糟糕,於是一邊揉眼一邊撐到結束。沒有去接觸過原小説,倒勉強看出個所以然,比較強烈的想法是可愛的小孩子長大了都不可愛,畢竟娃娃臉這東西得靠運氣,只有更加喜歡那對雙胞胎,實在可愛非常。情節總體湊合,如果不是太計較前因後果的話,橋段則稍嫌老套,基本與推理片無異,毎囘總要請某位幕後手來陷害一番再恍然大悟。唔,都已經是系列的第四集了,更大的突破可以不用期待,純屬娯樂,純屬娯樂。

パパとKISS IN THE DARK
到手後完全沒動過的意思,不是不感興趣,唯期望太低。BL動畫的製作水準向來參差不齊,Gravitation和Sensitive Pornograph堪稱個中楚翹,即使號稱大手筆平臺轉移的春抱亦難以望其項背。而本片毫不失所望地呈現出預期中低水準畫面與大牌CAST與白爛情節的綜合作用時,就真體會到寧缺勿濫這句話的彌足珍貴了。其實作爲DRAMA來講,パパと系列非常適合收藏,但作爲動畫,是連觀看也不推薦的。續集?但願製作方的腦子沒有燒壞掉...

愛情魔髮師 #01
個人極少看臺劇。之一是太拖,之二是沒内容,之三是缺少新意。這齣也不例外,反正只是偶像劇,雖然沒跟上日漫改編的風潮就是了。借183全體成員擔綱演出之名便好奇著瞄了幾眼,喜歡的更喜歡,討厭的更討厭,女主角什麼的統統可以pass掉....好吧,其實男女主角都可以。若王紹瑋下次出演活潑一點更接近他本性的角色的話,説不準我就會一直把戲給追下去了。(笑
近日在收拾小電内各式各樣視頻的途中,又重溫了數次「櫻花如雪」和「鷹在飛」。不得不説作爲一支同人MV,這兩部作品無論在選曲、畫面剪輯、節奏流暢、後期特效或者歌詞立意上,都有著其它同人MV所難以到達的廣度及深度。尤其前者,因爲歌詞是重新填寫,完全版BGM還由頗負名氣的清響親自操刀主唱,入耳那瞬間的震撼實在非筆墨所能形容。
在此先忽略我沒接觸過原著也沒觀看過連續劇的事實。雖然先喜歡上同人進而才去看某個作品,這以原作派的作風來説是非常丟臉的事,但如果從MAD的角度來講,一個好作品正是需要在旁人對原作毫無了解的情況下給與某程度的震撼,再吸引其去接觸原作本身。當然,在現有的基礎上升華或者惡搞也屬於MAD特質之一。於是就有了「櫻花如雪」裏面那個以假亂真的KISS鏡頭。(←個人就是被這樣騙去看了逆水寒頭幾集的=_____=)
很明顯「櫻花如雪」是BL範疇的東西,歌詞與畫面清晰地傳達出一整個故事,特別是兩劍呈十字相交那幕,唯美感極其濃郁之餘又充分顯示出SAD ENDING對同人女的殺傷力,比較起來「鷹在飛」就顯得大路許多,但是也深刻許多。畢竟它是在描述顧惜朝這個人,而非某段虛構出來的愛情。他的笑他的僞裝他的痛他的堅強,像倔強翺翔的鷹一樣。
記得看過某個評論,是説因爲「鷹在飛」這個MV,才發現原來臺灣的偶像團體也是有具内涵的歌不若想象中一無是處。看的當頭就笑出聲了。讚揚其實沒有錯,可惜對象有點混淆的意思。個人以爲如果是同一首歌,用在別的不知道是誰作中心主題的MV上,效果可能會謬以千里,更遑論若看的是那個臺灣偶像團體的MTV,不知評論的人是否還能説出同樣的話來。

最後,這些文字只能算一時感觸,日後再重溫,説不定哪次就會突然完全推翻曾經有過的結論||||
後面附了歌詞,有需要親眼確認的同學可以點進去看看。

在主人的不悉心照料下,不二子ちゃん跟レイたん很頑強地成長起來了
尤其是レイたん,越來越像太公望,還學會搖頭跟放屁,那個無的嘴角...
你讓我怎麼有臉把這樣的你帶到Gile面前_| ̄|○l|ll
不二子ちゃん的搖頭就比レイたん可愛多了,左右擺擺的~手腳還會動動~
連脱糞也是一樣優雅過人
是説做什麼都要保持貴公子的形象嗎|||
ATO PAPA的貴族教育好害|||

最近小橋姐姐的ゆっちー變身成粉藍色的筋肉豬了
いいな~ うちの不二子ちゃんもこの色になったらいいなと思う
據説34家的也變成前輩級的正義的筋肉豬(笑
親愛的蘋果跟後媽請加油~~爲了其它顔色的手腳配件大家都努力更新吧~~
爲了給友人L君慶祝生日,一早三人行決定去MARKET CITY飲茶
可能是已經開學加週五的關係,不見有年輕人,身邊到處都是老人家...
置身其中的感覺確實很詭異,不過他們可以免茶錢,我們沒有= =
而且最近不知是否被店裏的食物養刁了胃口,金世界的東西變難吃了,除炸兩還有蛋撻仍然保留水準,其它感覺是跟香滿樓那的水準差不多,相當糟糕...想説該不會是上任廚師跑路了吧|||

之後又去了金鋪陪人買足金手鏈給剛滿月的小孩
因爲價錢不合,只買了個金牌,配一條紅繩子,但也要AUD108
簡直是燒錢OTL
犬小時候也沒戴過這種東西説!

逛街時發現一家新蛋糕店叫「包店」,在新MALL的地底的那層,中午吃太飽,結果是三人買了兩個來分。一個茶一個栗子。極其美味的茶蛋糕....終于發現世界上還是存在著即使加工之後也仍然充滿濃郁茶味的茶食品,感動死~~~
包店的茶蛋糕萬歲><~~~
05 :「試してみる?」

在Gile的宅邸的晚餐時刻總是很平靜,Rey相當喜歡,因爲空氣是不一樣的。所以才能一邊安心享用食物,一邊慢慢微笑起來。
熟練地用刀叉翻動盤中肉塊,Rey今日卻毫無胃口,乾脆拿起旁邊的杯子啜飲。
“我記得,Rey君不是還沒有到18歲嗎?”
“確實....”
“那怎麽能喝酒呢!阿~議長的坏習慣真是改不掉....”
這樣用著不經意的語氣及態度數落Gile的人,是那艘新型艦的艦長吧,Rey聽説過她。然而在醒來時沒有見到原本應該見到的人,而要與陌生人共進晚餐,這多少帶來點不愉快,於是更無法擺出好臉色對待。即使Rey的好臉色幾乎沒有在某位特定的大人以外的任何人面前展現。
偷偷從眼角的餘光打量,其實是五官標致的女性,能夠坐在這裡跟自己一起進餐,想必Gile對她沒多大防備。
心腹之一?
可是,心腹不需要放在這種地方使用....吧....再説自己也已經不是孩子了,早就不是了!
“聽説,Rey君在軍校就讀?快畢業了是吧。”
突然接收到詢問有點惶恐的意思,深怕剛才憤怒的想法不小心在臉上表現出來,連忙搖頭又點頭,混亂的動作讓Taria不禁輕聲笑道,“別緊張,我只是問一下你畢業之後要不要到我這邊來工作。”
誒?
終于看到少年第一個無防備的表情的Taria,趁機繼續解釋。
“ZAFT的最新型宇宙用艦,Minerva,雖然是還沒有正式進行過下水儀式,不過身爲艦長,我想我有需要招攬可以信彼此的傑出的人材。如何,要試試看嗎,Rey君?”
“到哪裏服役應該是被指派的不是嗎,艦長大人,這由不得我選擇。”希望婉拒的痕跡不要太明顯才好....
“放心,如果向人事部申請的話,Minerva應該能讓當屆畢業的精英生調動到這邊。”
“唔....”
“答覆是?”
“請讓我考慮一下。”
迅速把被翻動得沾滿了醬汁的肉塊放入嘴裏,Rey仍然毫無胃口,但是如果用餐能阻止進一步交談的話,那最好不過。
沉默永遠是餐桌上的最高禮儀。
04 :「生きてる」

軍校並非普通學校,除了教授科目上的差異外,假期是自然被縮短了的存在。如何能用最少的時間培養出最精銳的武器,這不僅僅依靠優秀的導師或教材就能夠實現,更重要的,是經驗。而爲了在足夠安全的環境下累積經驗,於是衍生出模擬系統,駕駛模擬、戰鬥模擬、救生模擬,應有盡有。Rey還記得自己第一次踏入模擬艙時,與Shinn擦身而過交換的那個稍稍帶些興奮的眼神。坐正,扣上帶子,調整個人偏差參數,推開動力器,平展視野。明知道眼前不過是一片虛假的粒子屏,理論付諸實踐的喜卻仍然把Rey淹沒了個徹底。
“自己以後的舞臺——”
“Kruze也在生存著的舞臺——”
想到這點,更是喜不自禁。
憶起月前短假回去探望Gile那段時日,Kruze不在,説是接到任務帶一小隊紅服精英出去了。Rey問去干些什麽呢,Gile說他也不很清楚,因爲是特別命令。然後又伸開大掌過來撫摸了Rey的頭髮,反問軍校生活狀況。自然就有所側重地回答。Rey邊享受那一如記憶中暖熱的掌心,邊用眼睛細細將音容笑貌都纂刻到心版。不去想自己能記住此刻多久,也不去想自己能被誰惦記多長;如果他,還有他,要在宇宙的舞臺駐足,自己會戰鬥的,心甘情願。
“你已經做得很好了。”
頭上的聲音入耳,總能讓人輕易滿足,“Gile....”
“嗯?”
“晚飯前再把我叫醒吧。”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