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道士依舊停更中,作者究竟還打算撒土麼,鬱鬱甩尾
行騙倒是偶有繼續,不過番外什麼的,起碼要等到正文完結才是
週末二日都在家修養,早知一旦捧起小p看文就是不眠不休的勁頭,策劃案倒是隻字未填,蒼天阿大宇宙意志阿給條活路走走吧!(´Д`;)
蒼天: (´・ω・`)
大宇宙意志: (´,_ゝ`)
總之算是把記得的都寫下了,記性不好什麼的(r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道士停更半個月,鬱鬱甩尾
回頭看了《遲愛》跟《奢侈品》三次,分別三次,還是很懷念Lee叔
這肯定是病,沒得治了(つд⊂)

浮光
作者:渥丹

文案:
他看见谢明朗走进那片草丛深处,只留给他一个穿白衬衫的背影,和那个早已熟悉的举相机的姿势。不知名的野草在夕阳下深深浅浅地绿着,微风拂过,泛着金光的草浪一层层低下去,野花的香味却在同时浓郁起来。而谢明朗被这些茂密的植物包围着,自在又安然。
言采忽然想到,曾几何时,凝望的那个人,换作了他自己。

略過作者馬甲不提,感謝親愛的瀑布的推薦,此乃好文,非一般意義上的。
文章通篇讀起來可能一點都不輕鬆,且相當耗費精神。
用普通理解白話文小説的頭腦去看的話,很有可能會被過於曖昧的言語和大段大段鏡頭描述搞得興致全無。
要理解人物關係和他們的各種情緒在這其中顯得尤為困難。
卻也恰巧因了這些,在到達結局之後,我才能長出一口氣來,感嘆還沒有見過比這篇更像一隻貓的文章----慵懶 隨意 高傲 優雅 反復無常----諸如此類的特質比比皆是。
它不屑于輕易提示,甚至故意不提示,讓人去從一段戲或者一個鏡頭和一些表情中追逐角色們的想法,琢磨他們的心境,又在你以為已經捉住了某些旁枝末節的時候現身,告訴你那全是錯覺,你犯著和文中角色一樣的錯誤,陷入名為猜測的泥潭中,然後被玩弄得樂此不疲。
對此印象最深刻的一幕是謝明朗在言采生日當天去《塵與雪》劇組拍攝現場,旁觀某場景的拍攝過程。到現在我都覺得這段的心理描寫實在是非常複雜難以參透。從臺上的言采,到旁觀的工作人員,到陰暗角落里面的謝明朗,甚至是已經作古的留下《塵與雪》分鏡劇本的沈惟,每個位置上的人都有不同心思,閱讀這段落的當下我可能比較貼近謝明朗的想法,但到後來則完全是走向言采的心理曲綫。他説他那一刻仿佛能看見攝像機後頭的就是沈惟本人,不由得令我感嘆從一個位置移動至另一個位置,眼中風景可以完全不同,甚至能令人瞬間理解原本在這個位子上的人的心思。
事實我作為讀者,一直在擔心沒有辦法跟得上作者的思考回路。
至少是當初她下筆時候的。
於是在閱讀過程中反反復復推敲著同一段場景,聯繫那之間的人和事,企圖尋找契合點。
文中角色說出來的話往往不僅是一句話,他們的動作可以有很多含義。
被眾評論所樂道和稱贊的關於電影及戲劇內容的描寫,關於謝明朗構筑的照片畫面的解讀,我從正面與側面觀看它們,發覺又都不同,之所以說這部作品像貓而不是別的什麽動物,可能更因為文中類似情形者眾,像製作一部電影,只給你畫面,不帶解讀,各人看了都有各人的風格詮釋。
作者耍著文字堆砌成的畫面,和讀者玩起單方面的捉迷藏,順便把同樣的行為放到角色身上,讓言采跟謝明朗也在互相的試探之中捉著迷藏,直到最後彼此牽上手,我們合上書,故事有了個不太現實的結局。
渥丹説那才是言采和謝明朗的開始。
應該是吧,浮光散盡之後,他們才要開始彼此融入了的人生。
反正番外我還沒有食用,卻早就做好準備迎接作者認為的現實生活中灰暗的部分。
説起來,浮光的人物運用其實并非無可挑剔,到現在我都不知道其中某幾個角色出場的意義何在,要舉例的話,季展名?沈知?卫可?其他還有很多很多,誠如我一開始所說,這不是篇一般意義上的好文,可它特殊的地方卻是其他耽美文裡面找也找不到的,像隻貓,曖昧,隨意,將線索和它手裡抓玩的毛團一樣弄得滿地打滾,翻來覆去,使人找不著頭緒,偶爾跳開撥弄兩下紗窗,接著不見蹤影,又跟過去抬頭才發現它蜷著身子攤在別人屋頂上曬太陽,身上的毛皮脈絡分明。
於我自己,這文還有兩處引起強烈共鳴的地方:
一是關於攝影,一是言采身上猶如錯覺一般的,某些重合。
自家母上嗜好攝影,所以無法避免接觸很多相關,蹲在同個地方半天配合不同時間的光線捕捉鏡頭toka,看見美景直如驚天禮物恨不能手邊憑空出現愛用相機而在身邊走來走去坐立不安toka,到了異國即使要趕路也不免為錯過路上風土人情而邊催促腳步邊肚裡大嘆惋惜toka,不屑對著天然美景猛按快門而是捧好器材拼命等待值得捕捉的一瞬出現toka,真是說也說不完....至於言采身上的重合,厄,可能我想太多,但不止一次,想到了張國榮其人。想到他的程蝶衣,想到他和唐唐,想到他沒能走完人生最後色貌衰敗的時光,提早給了自己一個結局。於是看這文的時候總不可避免往言采身上加諸這樣那樣的灰暗色調的光圈。及至好幾次主角在屬於他的私人生活中把演技帶入,終令我懷疑,其實張國榮也是這般,已經無法再把他的張國榮這個角色給演繹下去了,才選擇出那樣的結局。
當然,事實如何沒人清楚,觀者如我眼前所見也只能是鏡頭中的光點組成的虛幻人影。
最後我發現,我也在了這文裡。在他們臺下,萬萬千千的圍觀群眾之中。

// 丫的要寫個感想都那么難,很久沒嘗試過了=。=
此乃第三版,拒絕返修....算了吧,又不是寫給人看的,收工!看番外![...喂...]
 
鎮日沒啥可干的,整理文庫,於是又一發不可收拾地泛濫閱讀ORZ
感謝親愛的蘋果提供文庫版TXT,看日語不比鳥語輕鬆到哪兒去
感想隨意寫寫BL類的便算了
自覺實在不是看得來經典文學的主ORZ

隱隱覺得仿佛已經是第三次寫有關於「長風萬里」的評論。
這次倒并非全因看文而起,相反,乃是拜讀了當年未曾見面的端唐兩派掐帖,才一下子將長久壓在心頭沒有變成文字的想法通通倒騰出來。
原帖:能原谅端王,为何不原谅唐悦?
啊,在開始之前要先聲明——本人非唐派,也非端派。
雖然從故事開篇就已經能感覺得到結局的走向而最終亦證明我直感無錯,但嚴格説起來,我是藍珊派(汗),個人喜好....個人喜好....
那麼後面就跟著思路隨意寫寫,也算解了自己多年疑惑:

日子在電波歌和小P和小N和世界樹2中輾轉著LOOP過了……
本地天氣漸漸熱起來,不時反復一下
再想到自己容易積聚濕熱和動則上火的體質,厄,應該適度運動下才好
順便作息調整得很正常,朝九晩五分明也沒問題那種
就是不知能維持上多久而已||||

最近看得很雜,也看了很多
有些看到名字都不記得内容,有些記得内容想不起來名字
更多的則是不值一提,初中語文沒過關者比比皆是
雖我亦無鑄文之才,按喜好隨意胡指一二總是可以的吧....若有一日作者們無聊開搜索亂點,自己找上門來,可也別看到内傷,儘管攻擊便是!←明明應該是反擊
廢話了那麼多,中心只有一個,言論自由,唔唔[自己點頭]

暫別網絡三日,都在無聊中度過,未來數日仍不可知,幸而上次存糧頗多,拿著新歡小小P等那股子新鮮勁過。我輩米蟲,至少在新電話接通之前,先過幾日逍遙快活的神仙日子罷,此後再議。

易人北 《路人》
不錯,故事很討喜,受君十六也討喜,和作者平素慣用的套路筆法相當的不同,自己是越來越喜歡此人筆下繞來繞去最終還是皆大歡喜的自圓其説了,沒有破綻沒有遺憾,甚好。可知足。

 《冰火》
白文無罪,純H文亦無罪。好吧,又白又純H.....本犬也就是覺得難以下嚥了些....至少背景設定能不能更師出有名點兒.....

花開的表情 《夾心生活》
比之上面那片略好,起碼挨著看到了最後一行。結局嘛,搖搖頭,不説也罷。

seeter 《長風萬里》
再度回首,感觸良多。
昔日心中受君第一人的叶長風,如今看來也隱隱有些惺惺作態之姿,到底是世變人變物變抑或心變……算了,何必自問,至少張子若不忘,藍珊不忘,總歸還是有點美好的什麼留在心間,那也就夠了。
這文我仍舊是喜愛得緊的。

徹夜流香 《月迷津渡》
同樣再度回首,印象卻反而有點淡。不知是不是因爲終于看清楚了陸展亭乃靠那麼一點點小僥幸和多手才免於踏上被迫失心智的不歸路。亦仁愛他無錯,可惜愛得太過專制,金絲籠縱使放得再深再大,那也還是一盞金絲籠。兩情相無妨,若是一廂情願……只怕依這二人性子,必定悲劇一場……

徹夜流香 《東君問柳》
極愛,極愛這篇。現實中被我感染過的友人有同追這系列,印象好像被下了不過如此還是不甚吸引之類的評語。結果我到現在才看完。結局那裏真真是看到涙流滿面不能自已,反復翻閲,總沒兩行就不禁輕嘆平凡人的追求始終會來得刻骨銘心些,更艱難些,更純粹些。沒有理由的付出。問柳較之路十六那花費萬千手段改頭換面博高嶺花君一笑的心思,不正是一般無二致麼。喜歡問柳這孩子。庶出人有庶出人的堅強,王侯將相,寧有種乎。只怕亦裕被如此毫無道理地厚愛著,以後那手便再也放不開的了。

徹夜流香 《灰衣奴》
面目依稀不可辨,這是通讀全文的唯一後感。
倒不是寫得不好,只是角色性格過於模糊,留不下太大印象。反而李停君被牽涉出來的一段後事更有看頭。雖則《有風鳴廊》基本無愛。

徹夜流香 《有風鳴廊》
跳著看過去的一篇,精神3P?作者大人也算比較徹底的角色性格決定後續發展派,即使不用傳説中的結局來安慰讀者,自己亦不會怨恨有這遺憾結局。三人命數合該如此,順其自然,順應天意。最多……我不再去看此文一眼罷了。

徹夜流香 《叶加》
文很短,立意也不遠,中規中矩,仍是被虐。
上次在群裏面被人推薦還是投了一下炸彈的某篇生子文,「春風渡」,作者十世
因爲嘗試開驢子下載而又無法去爬聊天工具很無聊,就看了一看
於是我現在就是,唔,囧到不知道該説什麼才好的狀態?
總體來講文筆並不糟糕,甚至可以説是有些底子的
抛開因爲故事情節需要又或者是方便作者隨意亂鄒而設定的架空背景,那個稱爲“雙子”的第三性人類的存在,就醫學角度而言確實不太可能....
雖然現實中有雙性人,不過兩套器官都發育成熟的,人體裏面哪有這麼多空間|||
更不用説接踵而來的必然有的普遍亂X問題
想想,一身兩用,養著多方便~ 青樓也不需要女人了,統統換雙兒,要怎麼來都可以orz
所以如果只是要令男男婚配光明正大的話,個人更推薦subby在鳴劍裏面用的那套男贽之別与命石的設定,合情合理且易于接受
反正吧,設定這玩意兒,弄不好的話和搬石頭砸自己的腳沒區別
至於歷史方面可以不用期待,羊頭狗肉,徹底架空
然後穿越攻下克上感覺還成,雖然奇怪怎麼在國外的空軍部隊同學穿越到了那種年代居然都可以毫無障礙翻閲書籍自我學習,依靠的還是中學前中文基礎,嘛,天資聰穎?海外文盲軍團且出身國内的諸位都應該知道這個可能性大約在多少....
然後封建社會嘛,都説了階級地位思想嚴重,這點,通讀全文后除了作者本人的強調外我也確實沒看出來多少,不過從新婚初夜開始的逢H場必敬語腹攻MODE,滿萌的,受君胎氣大動嚷著不許碰那裏也是....汗,我已經完全雷到麻木了麼囧
不,或許只是看到“父后”這樣的稱呼時本人便已決心立地成佛不問世事了[喂]
由於文章正處於連載狀態當中,第一個早産的孩子還沒順利下來,今天看到的部分是,唔,羊水剛破?[笑]
晉江以及鮮網都能尋覓到身影,有興趣的同學歡迎來同雷,其實,不是太糟糕的[再笑]


完全無關的追加:
因爲某篇古風POT同人評論,倒頭去逛了unmama家一圈
一直知道她是碼字奇人,風格也多有熟悉
然而看到那些個短篇,心口頓暖,霎時説不出話來
就好像是泥濘的夜雨,踏進家門,點燈,劈頭蓋腦一條毛巾,手裏被塞過記憶中濃郁醇厚的咖啡
它的名字叫懷念
無香花自開無香花自開
無香(著)
SHEL(繪)

2004-12-15
時雨堂工作室
逆十字書系 015

準確説來,這本的閲讀是在飛機上完成的,因爲被封面深深吸引便隨手買下,當然之前也有看過關於此作種種評價,而實際拿出想法卻是需要在自己親自品嘗之後。
故事講述了道分子林顔邂逅老大流落在外的私生子維佑(燕昭然),爲其傾心之餘卻又不得不用手段將他帶囘,並培養成新的老大。而奪走維佑平靜生活的他,只能一邊貢獻所有,一邊期盼那個曾經善良過的人站在贖罪的盡頭向他伸手。
並不是什麼新鮮的情節阿[笑] 唯獨有些意外的是主角那算刀奪愛了吧?維佑本來還有個那麼要好的小情人,且出身類似又相互扶持,即使後來自主分開,也斷然不會輕易忘卻彼此才是。可惜縱觀全篇,燕某人的感情轉移速度之快簡直令人嘆爲觀止....好吧,其實我對於燕昭然究竟是如何喜歡上林顔的這點還相當有保留,無法貫徹“林顔喜歡的是愛著安迪的維佑”的話,作者無異于自打嘴巴,若換個方向看,體現“人心善變”則又另當別論。不過我相信,作者本人絶沒類似想法,厄,至少第一人稱還是有諸多不便的。
正篇一直到結束都只能算作悲喜未明,恰恰個人偏好如此留白的手法,確實很不錯的意思...生死、情感、去留,一切未定,輒然而止的輪胎,請愛用讀者妄念推送,動力最高[笑]。那是説如果在沒有番外篇出現的情況下。令人遺憾的是,番外出現了。不止出現了,還朝著HAPPY ENDING的方向大歩邁去。無法免俗這確實並非任何人的錯誤,所以故事的犧牲者被鎖定為安迪,從他口中,有了全書最精彩,同時也是最得本犬歡心的態度與話。
「維佑,哦,不,燕昭然。我和維佑曾經幸福過,這是我心底最寶貴的財富。而你和林顔沒有,這是我們最大的不同.....我來到紐約的時候已經不會爲你流涙,而林顔依舊可以流,而且不知道還要流多久。所以,你們都是輸家,贏的只有我一個而已。」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